三餘札記  五

再談文蘊居的裝潢與設計觀念

 

浪漫的秋天三餘札記

 


        環境對一個人的影響力大不大?大,可是人也是有能力超越環境的束縳的。

  不過,這種超越必須是有知覺的,而且要花力氣去對抗才得以超越環影給予的無形影響力。因此,可能的話,我們最好是直接改善環境、選擇環境,省下那些「對抗及用力去超越」的力氣。就像不被誘惑(比如賭博、吸毒)最好的方法是遠離誘惑,而不是面對誘惑然後再花心力去拒絕誘惑。

  成年人是如此,對尚無足夠自覺與自制力的孩子更是如此了。
 
  文蘊居沒有電視。

  從1998年起,在孩子具有足夠認知與好惡及行動力之前,我們家就拿掉了電視(在九二一大地震後,還要到鄰居家看電視)。當然,有人會說電視裡還是有些節目不錯,都不看太可惜了。沒錯,幸虧好的節目現在全都買得到VCD或DVD,我們改成家庭電影院,用單槍投影設備,正式地,每週一至二次陪同孩子一起看影片。現代的科技的確在學習與欣賞上提供我們不少方便性,如何盡其好處減低不好的影響,其實選擇權還是在我們手中。

  「三更有夢書當枕」,書是文蘊居的主角。孩子從小跟著我們。入眼所及不是大自然就是書。天氣好的時候,每天一定在大自然裡活動好幾個小時,蘊慧也經常與孩子一起在戶外野餐(我們三餐很簡單),回到家裡只有書。我們家裡沒有需要用電池的玩具,絨毛玩具也是不准有的(若有不知情的親朋好友送玩具來,蘊慧隔天就拿到辦公室轉送給同事)。

  小孩子在沒得選擇,沒有其他誘惑之下,就可以愉快且專注地培養出好的生活常規(而且親子關係也會比較好,比如沒有電視,當父母的就不需要整天喊著「不准看電視」或交換條件「功課做完才可以看電視」,彷彿做功課是義務是不得以的是痛苦的,這也喪失了我們培養孩子視學習為一種愉快經驗的機會了)。

  孩子出生後(也是荒野成立後)我們家裡就沒有包裝飲料出現了。AB寶從懂事起,第一件事就是出門要自己照顧自己帶的水壼。不過,這一點飲食習慣的養成,在她們上學後常常被「干擾」,因為幼稚園老師常會以給糖果當獎勵,同學們也會相帶來或約去買各種飲料。不過在我們視線所及,她們出生到現在的正常飲料就是白開水。

  這種由環境等大的硬體或結構性因素,來看養成孩子的生活常規,是方便省力且重要的,當然,大人要以身作則。小孩最需要的是大人的陪伴,這種親子的互動價值不是任何物質可以取代得了的。甚至只有拿掉外在的且過多的文明干擾,才得以呈現出陪伴孩子重回自然,尊重生命的習慣。

  記得AB寶在幼稚園時,有一次老師問每個小朋友,假日父母帶你到那裡去玩?AB寶在不同班,不約而同都回答:「誠品書局」。大概平常我們就生活在大自然裡,不管平日假日我們不會特地去那個「風景名勝」到此一遊似的旅遊(到什麼出名地方對孩子來說並沒有差別,重要的是父母如何陪伴),但是我們會以「過關」的點數鼓勵她們學習較困難事物的興趣,累積到一定的點數我們就帶她們到誠品由她們自己挑一本書,同時也吃頓外食。

  寫半天,只說了一些「結構」重要性的概念,至於文蘊居實體裝潢還是有不少好的小點子都還沒提起。

        整個文蘊居的設計該感謝兩位靈魂物,一位是劉維平兄(他也住在花園新城,已退休的景觀規劃公司老闆,曾在荒野義務擔任秘書長特助,協助建立人事制度及荒野的裝潢拓建),房子的購買及設計最後的空間規劃他提供了最關鍵性的建議;另外一位是我們十數年的老朋友,設計師簡維谷了,我們只要出出嘴巴,其他的麻煩事就得由簡維谷來完成了,維谷也是荒野的創始會員,同我一樣是位老童軍。

        文蘊居除了「空間留白」是一大特色之外,書是另外一項元素。除了一整面三層大書牆之外,隱蔽的儲藏室與客廳也以一座雙層較小的書牆當隔間,另外主臥房還保留一座舊的現成傢具的小雙層書櫃。


  另外一個特色是牆上以「企口板」來靈活運用。什麼是企口板,就是誠品或金石堂書局,牆上可以用不同尺寸的壓克力板來掛吊各種書籍物品的牆板。文蘊居共有五個牆面黏上企口板,並且訂作了二十個壓克力架子及不同尺度用途的掛鉤。

        還有一個特色,就是大桌子,像是荒野總會大廳的義工桌,這種大桌子在荒野伙伴家愈來愈常看到。因為實在太好用了,也是荒野人聚會用餐,開會討論時,最重要的設備了。這個文蘊居唯一的家具也是AB寶每天放學與蘊慧一起讀書的好地方。我的書房(沒有門)離那大桌子不到一公尺,因此每天全家人大部份時間都是在一起的。

        居家環境裡很少出現的元素除了企口板之外,就是進門口,當玄關、餐廳、客廳之間,具隔離又有穿透性的「燈箱」了。成L型的燈箱有四個面,有二面是彩色照片,一面題字,另一面留白。彩色透明片一張用的是文蘊居施工當天,蘊慧隨手在門拍的景緻,在180迴旋的山路彎角,落滿了油桐花的信箱。另一張是向徐老師借的,他在花園新城的油桐花步道(就從文蘊居旁的一條可供步行40分鐘的步道)邊的溪澗裡拍的落花作品(曾拿來當作荒野出版的賀年卡圖片)。

        另外大門口裝飾的陶片,是蘊慧帶著AB寶到鶯歌親自捏製的作品(每人做一片),還有廁所的設計也比較特別,洗手的大碗公是蘊慧跑了三趟鶯歌才找到且特別訂做的。木製的洗手檯是特地找設計師到維平家參考指定的。坐在馬桶上,頭上投射燈正好照在手捧的書上,窗外一棵茂密的大樹枝椏伸展著。上廁所真是多重享受。連廁所隔門那雙層玻璃夾的宣紙也是蘊慧尋訪了好多家書法店才找到的。

  當然,其他還有些零星小小的創意與設計,或許可以提供參考。但是,來文蘊居最重要的是那戶外的景緻以及朋友們彼此真摯地情感,就像燈箱上所題的(請樓下退休的總工程師以優美的書法寫的)文蘊居守則:

吾居之中,不尚虛禮,凡入此居,均為知已;
隨分款留,忘形笑言,不言是非,不侈榮利;
閒談古今,靜玩山水,清茶淡飯,以適幽趣;
君子知交,如斯而已。



李偉文2002.12.19

回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