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餘札記  三

對朋友的一點心意

 

浪漫的秋天三餘札記

 



有人說,要台北人請你吃一頓飯,比要他回你一封信還要容易。

的確,在每天信箱媔貑o滿滿的郵件中,要找到一封用手書寫的真正的信,如同在垃圾堆奡M找一顆珍珠般地困難。

這幾年在電子信件,電子賀卡盛行之後,連賀年卡都不容易看到了。往昔,從聖誕節到農曆新年,總是賀卡滿天飛的日子,大家都利用這個「秋盡冬藏」的時節來問候一下或親或疏,或遠或近的朋友。

賀年卡或桌曆月曆的義賣,也在荒野保護協會的成立、成長,乃至走出自己的文化過程中,佔了非常重要的地位。

七年來,荒野自豪以小額捐款小額義賣品,走出台灣公民運動組織的典範,憑藉著就是每年年終義賣品的收入支撐我們的行政會務支出,渡過「年關」,得以維持收支的「恐怖平衡」。
甚至初期,沒有多少解說伙伴,沒有社會知名度,靠的就是許多老伙伴,藉著賀卡的義賣,不斷地向周遭的朋友、同事、親戚來介紹荒野(有義賣這個任務做切入點,比較容易製造與別人介紹協會的機會)。

可是,從去年開始,我們已不敢印新的賀卡(只希望能將過去幾年庫存剩下的賀卡賣完),甚至桌曆的銷售也遠遠不如預期。

不知道是不是自己是個「滿肚子不合時宜」的人,我至今還是認為在歲末的時候,在卡片上親筆寫上祝福的話語,寄給朋友,是件溫暖又浪漫的事。

雖然e-mail方便又省錢,但是總少了那一點人味,少了那一點為朋友付出時間的心意。

或許是這一點心意的堅持吧,我會親筆寫賀卡(雖然天生字跡又醜又草),會一封一封貼上真正的郵票,寄出。

有人會說「你的時間這麼寶貴,何必浪費這樣的時間?」記得小時候,偶爾幫媽媽折祭祀的元寶紙錢,媽媽說,每折一個就要唸一句祝福語(聽不懂的咒語),不能只是折得很快,很多,快快做完就算了,重要的是那一份祝褔的心意。

當我默唸者朋友的名字,慢慢地以筆書寫,同時也默默地在心中祈祝者朋友。

我是個很珍惜時間的人,手邊也永遠有一大堆等著做的事,等著看的書,但是對於朋友,我還是願意花時間的。

親愛的朋友,你願意買一些協會出的賀卡,協會出的桌曆送給朋友嗎?在賀卡上寫上親筆祝褔,同時順便請朋友訂閱協會的電子報,並且上協會的網站看一看,而且讓協會的桌曆陪伴他一整年,知道台灣還有一些人是懷有夢想,並且願意為後代子孫付出實際行動的。

至於我,親愛的朋友,若你要問候我,也請用協會的賀卡寫信來吧,任何朋友的親筆來信我一定會親筆回覆的。我的診所地址是「台北縣三重市重新路五段609巷20號7樓之6」(聽說7-11買得到郵票?)

唉,實在懷念那個用文字書信來往,事情都不需要當下交涉解決的時代。

李偉文 2002/12/14

後記:在電子的訊號堙A情感如何被詮釋?

對於手工書寫的歌頌
寂寞如何被安慰?渴望如何被傳遞?
也許快速的資訊,
減低了愛與渴望的重量,
(等待與空間,可以累積思念的密度)
減少了眷戀與思念豐富的細節與質感,
我用手工的書寫來思念朋友,
把思念編織成最繁複的花紋,
在悠長緩慢的歲月堙A
很安靜地去完成一件作品,
在快速且科技的年代。

回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