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餘札記  十一

開學囉!我的寒假生活記錄

 

浪漫的秋天三餘札記

 


元月11日下午,從台北走北二高往新竹芎林開車。有寒流來,天氣很冷很冷,夕陽像一個大的蛋黃般掛在正向方的山頭上。

一有了學齡中的孩子之後,感覺上又回復到學生般,用「寒暑假」來做為生活中的分段點了!遺憾的是,只有感覺上的寒暑假,卻沒有實質上能擁有長長的空白日子。

這些年愈來愈覺得,一長段空白對生命的重要,正如一年裡有春夏秋冬的變化當節奏,在學校裡有開學、玩耍、考試、放假、開學、玩耍、考試、放假做為起承轉合的生活方式。進入社會工作,一口氣面對數以千計萬計待填的日子,一口氣舖陳在面前,沒有標點,沒有段落,日子過得就有點模糊了!

幸好還有中國的傳統春節,得以有較長且較悠閒的空白。這段時間,也剛好是孩子的寒假。

不知道是不是時代變了,上了學的孩子還真忙,真的是有不少課程要上,有不少作業要寫,也有眾多「才藝」要學。小學一年級的孩子忙到晚上十點多才能睡覺,似乎也很正常。因此,放年假,孩子與大人們最需要的似乎就是「空白」了!

除了幾次與親戚家族的聚餐之外,所有的年假就是與孩子在社區裡的油桐花步道或蘭溪邊散步了。有時候一天散步三回。這種悠閒又看似空白的日子,其實是豐富又充實的。就像「少年小樹之歌」書中寫的:「我們讓自己的生活過得充實極了。我們常常到山中欣賞四季的美景,只要三個人之中有人發現了動人的事物,無論是秋天那片最豔紅的落葉,還是春日綻放最美麗的紫羅蘭,發現的人一定會仔細地指給其他兩個人看,確定他們都知道了。這樣,我們才能一同分享與品嚐所有的美好經驗。」

除了悠閒地與孩子在大自然中散步外,這個寒假,我們第一次帶著孩子出國。因為是與好朋友,三個家庭一起玩耍,所以就像在國內與荒野的朋友四處旅行般,孩子仍如平常的生活一般自在快樂。

在寒假期間,倒是有二次邀請老朋友到家裡來玩,一次是大年初一的傳統團拜,另一次是元宵節在週未的演講聚會。

農曆大年初一的團拜已有七年歷史了,大家穿大紅的衣服到文蘊居吃火鍋,包元寶,放鞭炮。今年比較特別的是邀請蔡永和放映他所拍的實驗電影。能在新的一年開始之際,老朋友們彼此互相問候與勉勵,同時不管大人或小孩,重溫放鞭炮的樂趣,這樣的感覺很不錯。

大年初二開車回蘊慧的娘家時,與AB寶一起輪流在車上點數大年初一有那些人來,結果算出有大人47位,小孩22位。

至於元宵節當晚的演講及聚會就更熱鬧了,從下午三點起到晚上十二點,陸陸續續有人來,陸陸續續有人走,粗略估計起碼比大年初一來的人多上一倍(畢竟大年初一朋友們有家庭聚會無法來的人還是相當多)。徐老師在晚上演講時,我大概算了一下,在客廳中聽演講的人就有四十多位將近五十位,房間內以及和室客房中還有一些大人陪著小孩在玩耍,另外餐廳及廚房裡都還有不少人在吃東西或者煮東西或幫忙洗碗。不大的空間裡,同時擠著這麼一群大大小小的朋友,或站或坐或躺或趴,各得其所。

像我們家裡常常這麼熱鬧的人,說是喜歡獨處,甚至有點孤癖,恐怕不熟的朋友會以為言過其實。但是老朋友都知道我的脾氣,討厭接電話,同時非絕對必要,不打電話,不參加應酬,甚至多年來不看電視不看報紙不戴手錶。行動電話只在參加或舉辦活動的時候帶著,不用答錄機也不會使用語音信箱。多年來正如廖和敏所說的,電話與呼叫器都收起來了──找得到我算你運氣,找不到我算我福氣。

不過,話又說回來,好多年前小凱有一次忽然有感而發的對我說:「你跟本不用去外面應酬、認識朋友嘛!因為大家都會主動把朋友帶來讓你認識。」
  
有時候想想倒也真好玩,荒野(或民生健士會)真是個好玩的地方,不管多麼怪異的人都可以在這個團體裡悠遊得很自在,沒有人會嫌別人怪,也沒有人會干涉別人的怪,這真是一個具備生物多樣性概念的真正荒野呀!

李偉文2003.2.16



回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