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漫的秋天 八

歷經滄桑,我們依然如昔

 

浪漫的秋天三餘札記

 

 

有好長一段日子,似乎忘了他,雖然在年少時,他給了我難以磨滅的影響。

匆匆撞進協會,與在門口忙著準備物品,將帶領明天出發的「思源埡口秋之旅」的富美,晨薇等伙伴打過招呼,趕到樓下開兒童教育委員的會議,十點多結束,又趕到隔壁新會議室參加台北炫蜂三團的第六次籌備會議。十一點多,回到協會大廳,看到培菁與振東在吃水餃,不知道是他們的晚餐還是宵夜。

總是匆匆。

每星期進出協會非常多次,但是總在一個會議與一個會議中穿梭,(協會內部的會議已不少,再加上愈來愈多的對外會議),碰到老伙伴,經常匆促到連打個招呼的時間都沒有。

突然羡慕起
富美晨薇(雖然每個月富美都遠從屏東坐夜車回到台北,然後再和伙伴們上思源埡口去帶活動或調查探勘,也是相當辛苦),也羡慕一群新伙伴,在為著即將成團的炫蜂團而磨拳擦掌熱烈等待,甚至兒童教育委員會加入了介緯二格組的冰清玉潔小白鷺)及振東等年輕力壯的新血,陳青枝老前輩也願意再回第一線去帶隊………。

每個生命的盡情展現,就是浪漫吧!

我這麼安慰著自己,雖然我羡慕著與多伙伴能在第一線享受與伙伴們一起打拼那種伙伴情誼,但是為了達成更大理想,或為了讓協會很順利運轉,一些會議,一些對外的拜會與應酬,也是必須有人去做的,要有人在台前表演,也要有去搭舞台,打燈光。

雖然我還是羡慕大家。

想想,上回與伙伴們躺在溪邊靜聽天籟是多久前的事了?在花蓮神祕谷大石頭上睡了酣純的午眠又是多少年前的事了?在七星潭邊喝著咖啡,從中午坐到晚上,那般自在與閒逸呢?

其實常常提醒自己的,形體可以忙,行程可以有效率,但是心境一定要悠閒,要細緻,因為好怕許多感動因為歲月而不再,許多純真因趕路而失去。

我相信真正的智慧要從悠閒中產生,若是大家都忙來忙去,怎麼能創造真正源自生命的奇蹟?

不知道大家記不記得很多年前姚黛瑋唱的歌:
「常常忽然想起來年少浪漫的時光,
大伙聚在一起做些瘋狂的事情,
就算現在還有這樣的心情,
這樣的朋友不會再有,
才相聚便分離,散聚容易………」


幸好,在荒野埵釭漪O珍惜,是感恩,沒有悲傷,沒有遺憾,因為我們相信在荒野堙A一輩子都會有可以與你一起做瘋狂事情的人,不管年紀多大。

當陳青枝老師說他有信心也有能力在五年內達成荒野一年直接帶領百分之三台灣小朋友的願望,剛接兒童教育委員會召集人的惠玲伙伴,也敢承諾明年暑假我們就會辦25梯次,帶領一千個小朋友到大自然媗曋|生命的奧秘與感動,你說,大家都一把年紀了,敢一起做這麼瘋狂的夢,大概也只有在荒野堣~有吧!

不自覺的,每當開著車堵在台北的車陣時,我就會啍著李佩菁早年唱的歌:
「…….我願好友都能常常相聚首,對著明月山川相問候……..」

親愛的伙伴,當你們有什麼好玩的聚會,或是到自然堛戚A的相互邀約時,也請順便傳個副件給我吧,或許我無法出席,或許我會突然帶著AB寶跟在大家後面,不用訝異,因為,雖然歷經滄桑,我們依然如昔!

我們依舊是對著天地懷抱無限好奇與熱情的荒野人。


李偉文 2002/11/23

回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