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漫的秋天 七

最浪漫的人

 

 

浪漫的秋天三餘札記

 

 

有好長一段日子,似乎忘了他,雖然在年少時,他給了我難以磨滅的影響。

曾經有一個人,在二十一歲的某天清晨,從一夜舒暢的睡眠中醒來,看到照進房裡的燦爛陽光,聽見窗外小鳥悅耳的叫聲,他感謝上蒼給他的幸福,但也為周遭更多人的苦難而感嘆,他對自己承諾:「我允許自己在三十歲以前為學問和藝術而活,但在三十歲以後,我要為人類奉獻餘生。」

的確,三十歲以前,他活得多采多姿,也有了哲學、神學及音樂三種博士學位,但就在三十歲生日過後的某一天,他想起自己九年前許下的承諾,決定到非洲奉獻餘生。在瞭解土著最需要醫療後,他以三十「高齡」考入醫學院就讀,花了六年時間取得醫師資格,真的把餘生都奉獻給了當地土著。

這個人或許你聽過,他就是史懷哲。

他曾說:「我必須給別人一點東西,來酬償我所享有的幸福。」

他也說:「世界上沒有一件具有真正價值的事物,是無須熱情和自我犧牲就可以完成的。」

他在一九五二年獲得諾貝爾和平獎,他把全部的獎金用在改建麻瘋患的隔離村。

他一輩子始終過著極簡樸的生活,他甚至覺得肥皂是奢侈品,因此連刮鬍子洗澡都不用肥皂。他去領獎,開演奏會或去募款時,穿的還是他在三十歲那一年做的一件西裝。

他一直活到九十歲,直到過世前都還在非洲蘭巴倫醫院村媟蚥U病患,照料動物。他就葬在村子旁,墓上只豎立一個樸素的木頭十字架。

除了史懷哲,中國的李叔同也是我年少時的偶象。

我覺得他們是最最浪漫的人。

當年以此自勉,浪漫並不是雙手浸在甜美的花汁中,而是忙於處理一片惡臭的膿血,浪漫並不是眺望最蒼翠的高峰,而是低俯下來察看一個卑微貧民的病容。

四年前,我看了泰瑞莎修女的書,當夜激動得反覆徘徊、坐立難安。

她說:「你的給予必得使你有所付出,而你所給予的不只是在你的生活中可有可無的東西,你也將給予你生活中不可或缺的,或是你不想失去的,你非常喜歡的東西。」因為,「在這個世界堙A偽裝愛是如此容易,因為沒有人會真確的要求你給予,直到成傷,直到成疾!」

曾激起少年時熱血的呼喚,在這浪漫的秋天,不知怎麼回事,又隱隱約約浮現於腦海。
或許他們都是浪漫的人吧!


李偉文 2002/11/19

  後記:週日和A、B寶在文蘊居的「家庭電影院」中,看了「海倫凱勒」這部傳記電影,昨晚到書店去找有關於海倫凱勒的書,結果旁邊就放著史懷哲的傳記,一下子年少時受他影響的種種情境又全回到腦中。

回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