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漫的秋天  三 

懷君屬秋夜-有感於二格新書發表會

 

 

浪漫的秋天三餘札記

 

        看著八位二格定點組的歷任小組長在書架前合照,包括獨自抱著四個月大的嬰兒從鎮西堡山上塔七個小時車子趕來的山豬阿惠,實在感觸很多,想起晏幾道的浣溪沙詞中寫的:「綠鬢舊人皆老大,紅梁新燕又歸來,儘須珍重掌中杯。」

        這些年在荒野堙A最令我珍惜與自豪的就是──老伙伴都在,同時新伙伴不斷增加。
        二格組就是一個很好的典範,從協會成立的第二年,
龍頭包念澄開始在二格山做定點的自然觀察,然後歷任多位組長,二格組的歷史也與荒野解說組同步成長。最難能可貴的是,二格組年年有新人,但是同時對於在組內待過的老伙伴依舊能保持很好的聯繫。在台灣所有保育團體堙]甚至可以說是所有非營利機構堙^這都是非常不容易的。

        在此除了感謝所有曾在荒野努力的伙伴之外,也回應
慧年所呼籲的,要大家以文字記錄下一些心情與回顧。
        想起文藝復興時代,雷諾瓦在疾病纏身之下,仍然努力做畫,朋友勸他休息,他回答說:
「美麗會留下,痛苦會消失。」
        我們都在歷史的長流中,現在點點滴滴的努力,以及這青春歲月裡的美麗與光芒,用文字留下來,都是將來最甜美的回憶。

李偉文2002.10.29

 

回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