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漫的秋天 二 

秋之頌─荒野古典音樂欣賞社11月份的作業

 

 

浪漫的秋天三餘札記

 

        我喜歡秋天。

總覺得秋天是浪漫得不得了的季節。

年少時總認為自己是個到處打抱不平又飄逸的白衣俠客,或者是騎著瘦馬獨行於荒野的唐吉訶德,因此「振衣千仞崗,濯足萬里流」或是「晝短苦夜長,何不秉獨遊」這些嚮往,這些場景一定是發生在秋天的!

秋天也是個感恩的季節,是那種深恩負盡,也叫人合十的情懷,秋天更是個想念的季節,所謂「懷君屬秋夜,散步詠涼天」的低頭吟詠。

因此,秋天一邊是多愁善感的,但同時又是登高望遠萬里無雲的蔚藍。

秋天,一邊是入世的,另一邊卻又是出世的。

每天,坐在文蘊居俯看台北盆地的紅塵人煙,每每興起這種秋的感懷。

 

哦!閒話少說。

荒野古典音樂社的社長林麗正伙伴交待了11月份聚會(11月八日,下週五)的作業,要大家找首秋天的詩,然後她會找出屬於秋天的音樂,一邊欣賞一邊朗誦詩。

真是浪漫得受不了,若是在戶外、在大自然中就更令人心醉了!

我喜歡的,秋天的詩並不少,不過我先找出一首世界最著名的(名列世界大十著名詩歌),也是最浪漫的詩人濟慈的秋之頌(濟慈不到26歲就死了)。我手邊有兩個版本,翻譯相當不同,各有優缺點,列在下面,供各位參考。

 

李偉文2002.11.1

 

(一)秋之頌(桂冠版、馬文通譯)

 

  

這大霧瀰漫、果實甘美的季節,

這令萬物成熟的太陽的摯友,

你們商略如何用果實去排列

和祝福那茅檐的藤蔓和枝頭;

斑斑的果樹不堪果實的負重,

所有的果子都打果心媦臛z,

使得葫蘆膨脹,榛子的殼鼓起,

果仁甜津津,花蕾不斷地冒頭,

不斷地簇生。晚開的花使得蜜蜂

錯認溫煦的日子不復有嚴冬,

為的滑膩的蜂巢盛滿了夏日。

 

誰不曾看見你常在倉庫奔忙?

即使在戶外,也不時能看到你

無憂無慮,端坐在穀倉的地上,

柔髮隨簸穀的風輕輕地飄起;

或躺到已收刈一半的溝壟堙A

被罌粟花所迷醉,鐮刀遂錯過

另一壟莊稼和纏結著的野花;

有時你昂著頭、舉起穀袋,有似

那撿遺穗的,慢慢地涉過小河,

或耐心地注視機器壓榨蘋果,

一連幾小時看果汁徐徐淌下。

 

啊,春之歌哪兒去了?它們安在?

不必再想它們,你有你的天籟,

當西沈的太陽照亮一天的雲彩,

把玫瑰紅鋪撒到耕地的殘茬;

蚊蚋那小合唱隊哀哀地悲嘆,

這河上黃色的一團,忽而飄高,

忽而又下降,隨著微風而起伏;

肥碩的羔羊在山溪側畔叫喚,

籬下蟋蟀交鳴,紅胸的知更鳥

打園子的中間更柔地歡叫,

空中的燕子聚攏著嘁喳不住。

 

 

(二)秋之頌(洪範版,查良錚譯)

 

霧氣洋溢、果實圓熟的秋,

你和成熟的太陽成為友伴;

你們密謀用纍纍的珠球

綴滿茅屋檐下的葡萄藤蔓;

使屋前的老樹背負著蘋果,

讓熟味透進果實的心中,

使葫蘆脹大,鼓起了榛子穀,

好塞進甜核;又為了蜜蜂

一次一次開放過遲的花朵,

使它們以為日子將永遠暖和,

因為夏季早填滿它們的黏巢。

 

誰不經常看見你伴著穀倉

在田野堣]可以把你找到,

你有時隨意坐在打麥場上,

讓髮絲隨著簸穀的風輕飄;

有時候,為罌粟花香所沉迷,

你倒臥在收割一半的田禳A

讓鎌刀歇在下一畦的花旁;

或者,像拾穗人越過小溪,

你昂首背著穀袋,投下倒影,

或者就在榨果架下坐幾點鐘,

你耐心瞧著徐徐滴下的酒漿。

 

啊,春日的歌哪堨h了? 但不要

想這些吧,你也有你的音樂──

當波狀的雲把將逝的一天映照,

以胭紅抹上殘梗散碎的田野,

這時啊,河柳下的一群小飛蟲

就同奏哀音,它們忽而飛高,

忽而下落,隨著微風的起滅;

籬下的蟋蟀在歌唱;在園中

紅胸的知更鳥就群起呼哨;

而群羊在山圈堸祀n咩叫;

叢飛的燕子在天空呢喃不歇。

 

 

1819919

 

回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