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漫的秋天  十二

長風萬里送秋雁∼告別秋天

 

浪漫的秋天三餘札記

 

 

常常會揣想著李白寫這首評的心情:

「棄我去者,昨日之日不可留,
 亂我心者,今日之日多煩憂,
 長風萬里送秋雁,對此可以酣高樓,
 蓬萊文章建安骨,欲上青天攬明月,
 抽刀斷水水更流,舉杯消愁愁更愁,
 人生在世不稱意,明朝散髮弄扁舟。」


寫這詩時李白一定是站在高處,一定是面對著空莽的天地,當然,也一定昃在秋天,在秋天將結束的蕭瑟中,此外,有好友、有美酒。

揮別秋天、揮別朋友、揮別歲月、揮別年少!

青春真是太美好的東西啊!好到無論我們怎麼度過,都像是一種浪費!好到無論怎麼過,回頭一看,都會後悔的吧!就像握在孩子手中的氣球,飛了會哭,破了會哭,就算仔細守著,一天一天乾空癟下去也令人哭的!

我們如何為生命做註記呢?

回顧過往,很多當年似乎是巨大到難以承受的事,現在卻渺無痕跡,而許多小小的善意與話語,卻會在腦海中不斷盤旋。人能擁有什麼呢?大概只有付出去的東西才能留存在世間吧?面對生活,要用整個生命的強度與熱度去擁抱吧?記憶是取決於強度,而非長度!

有部電影有這樣的對白,男主角說:「剛才在洗手間時,我的一生在我眼前閃過,我看到我的一生,最好笑的是,我並未參與其中。」

我們如何為歲月做註記呢?

很多人有了孩子後,就以孩子的年歲做註記,有人是以生命中的大事來標定時間,或許也有人以「荒野」的成長來記憶自己的生活。

今年的秋天有什麼特別的嗎?

這個秋天是我會用電腦收發信件以及接寬頻的日子。這個秋天是搬到山裡頭的第一個秋天。這個秋天孩子開始上小學......

11月30日起,和荒野的老伙伴往南臺灣追逐秋天的尾巴!從台北直奔高雄,再從高雄、台南、嘉義,一站一站往北走!

啊,揮別秋天!

眺望著台北盆地的點點星火,在前方山谷裡間歇傳來夜梟叫聲。

想起前幾天為了替即將發行的「荒野俠遊備忘錄」電子報找刊頭漫畫,翻出高中出刊物時請同學畫的一幅遊俠漫畫,當時以為自己是繫著領巾,手執童軍棍,奔向風車的唐吉訶德,於是想像著自己擊劍任俠,笑談古今,覺得起風的時候,男兒當如雲般飛揚!

秋天的情緒,會在兩極中擺盪。
在秋高氣爽的秋風中,有股想隨風而逝的衝動,但一方面卻又極度依戀這人世間的虛虛幻幻,哭哭笑笑!

雖然也會陶醉於熱鬧的場面與杯酒相碰的伙伴情誼,但是面對淒涼的秋夜秋風,卻也有種絕美的淒愴──想挽住什麼卻又了然不可能的悲慟,想全然捨去卻又不忍之掙扎!

再見了!秋天!

李偉文2002.12.02


回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