綠活圖是我的最愛─給汪汪的信

 
 

親愛的汪汪:

過年期間到大陸廣東去玩,全程都由地主羅綸有、黃雍熙招待與導覽。

三個家庭,共15人。很久沒有這麼沒有壓力的玩耍。
羅綸有是我高中同學,25年來一直保持著很好的聯繫,大概是我所有老同學中唯一
的一位了吧?高中時我們兩度一起合作編刊物(班刊與畢業紀念冊),同時常常一
起翹課去看電影。他是個才子,詩寫得不錯,只是這二十年來沒再看到他的作品。
從學生時代起,他就對我在社團裡對人的組織能力深感興趣,雖然我覺得我並沒有
刻意去做,甚至對人太多的地方,對公開講話,至今仍然相當不習慣。

返台前夜,我們開了葡萄酒,在那超級豪宅裡聊天,他要我用最簡單的話來說說發
展人的組織的要點是什麼?
這個二個小時的演講題目,二天研討座談會的內容,要我濃縮成三分鐘說明,實在
有點困難。但是因為是自己人,也就隨口說明。當時我提出三點原則:

一、要賦予工作與責任。
只要見過一次或二次的新組織成員,若第三次要他繼續出現在會議或活動中,一定
得在頭二次見面中就給他一些工作,賦予他一些責任。

二、學習與成長。
一個新伙伴有了工作所帶來的參與感與行動所產生的激勵後,他對團體的認知會從
「你們變成我們」,但是,長遠來看這是不夠的,組織必須提供他學習與成長的機
會。我認為最好最方便,同時也最有效益的方式是不斷辦新成員的訓練與招募,讓
已成為「我們」的伙伴有帶領民眾或會員或新義工的機會,一個人最快速且最有價
值的成長是當他站在台上,必須帶領人的時候。

三、友情的滋潤與分享
公益團體雖然是大家為了完成一個理想而聚集,具有共同興趣或夢想的人,合則
來,不合則去,但是中國人有一種西方人難以理解的「為朋友兩肋插刀」的義氣。
也就是說,一個人可以對荒野的議題沒興趣,可以對荒野的夢想無動於衷,可是卻
會為了「因為你是我的朋友,你要做,我就陪你到底!」的那種義氣因此,在中國
人的義工組織中,情感的連繫是背後那隻看不到的手。

好,以上簡單陳述完畢。

我有收到你的「求救信函」,但是,說實話,你已經做得非常好了!我對你,一直
是很有信心的。

記得嗎?在荒野成立之前,我就說感覺你像是一位俠女(在荒野的文化中,這是最
高的讚美了!)你是有領袖魅力的人,因此,綠活圖的發展,一定會很順利的!
其實,私心裡,我對綠活圖是有特殊情感與期待的。


當然不只是我將綠活圖最當初交給淵博負責,他是荒野第一線義工中,唯一我高中
社團的好伙伴,後來他工作忙碌(對了,他還在大陸嗎?很久沒看到他的人),接
續工作就交給了我最欣賞的健士會伙伴,也就是汪大俠你了。

當然也不只是1998年底我到美國參訪,看到這個綠活圖的國際組織,然後取得授權
回台灣推動這種情感。

我認為綠活圖是荒野眾多義工體系中,最沒有門檻就可以進入,同時可以讓最多人
行動,並且當作社區發展前哨戰的義工組織。

我個人對去除所有條件與門檻,讓任何階層與民眾都可以參與的工作,覺得最有挑
戰性與興趣。這概念也是最符合荒野的文化了!
需要我做什麼,請吩咐,相信秘書處也會全力配合的!

李偉文2003.2.13

PRE-回應:自由與力量

回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