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台北十期解說員的三封信

 
 


第一封信《悠遊在荒野堛甄袨I堙n

 

親愛的荒野新進伙伴:

  大家昨天也許會很訝異,忽然收到許多我寄出的電子信件,其中包括一些前一陣子與荒野老伙伴討論的文章。

  原來是慧年與振東利用颱風假,幫我把一些荒野伙伴的電子群組建立起來,其中包括各位,也就是剛結訓的十期解說員的電子群組,所以我也就比較方便直接與各位聯繫了。

  首先要先問候各位,從結訓至今快一個月了,各位到定點去過了嗎?定點的組長已熱烈歡迎過各位了吧?(若還沒和定點取得聯繫,請回覆給我,我可以幫各位去詢問一下)。

  記得在結訓授證時曾提到,課程結訓,領到證書,其實才是學習的開始。我知道短短兩個月的課程學不到什麼實質的內容,甚至小組內的伙伴,彼此還不是很熟悉,但是,我相信,下到定點之後,以及在豐富多元的荒野各義工次團體中,各位伙伴一定可以在快樂中學習,在付出中得到成長,在漫漫的生態保育之路中,有志同道合的伙伴一起陪伴同行。

  在少年小樹之歌中有一段話,這段話也正是荒野人共有的信念:

  當你遇見美好的事物時,所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把它分享給你四周的人,這樣,美好的事物才能在這個世界上自由自在的散播開來。

親愛的伙伴,希望你悠遊在荒野的豐富堣屁l,也能把許多美好的訊息散播給你周邊的人。

李偉文2002.9.9


第二封信 《一生玩不夠》

 

  (一)人生是一種遭遇,這種邀請,不復再有

  民國75年,在馬祖南竿島服役,每天面對著大海,看書、看診,出出勤務跑跑步,是一段非常難能可貴的時光。

  當時託人從臺灣帶了一組雕刻工具,也買了些石頭,刻起了閒章(覺得古人在信件末端蓋上一個朱紅色的閒章,或是在書籍文物末端蓋個印記,是很有意思的事),第一個刻的就是「一生玩不夠」及「閒雲野鶴」。

  「一生玩不夠」可以算是我幾十年來的信條,也是讓最多伙伴心有戚戚焉的「銘言」,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大家工作太繁重,生活壓力太大,而現實又太冷酷,所以才產生的嚮往?

  不過,我所講的一生玩不夠的玩,人生應該是個大玩家,一般人的玩電動玩具、玩股票、玩政治、玩名玩利,都是小玩,唯有玩山玩水,遊於經史子集,感於泰山之矗立、嘆於流水之不捨,大自然之奧秘,才是大的玩家。

  因此,荒野的伙伴,都是懂得「一生玩不夠」真諦的有福之人。

  (二)哇,這個也想玩,那個也想玩

  從各位在結訓授證時,很困難很徬惶地在眾多定點小組中選擇了一個歸宿,當晚有人感慨說,簡直就像是挑結婚對象。

  下了定點之後,大家恐怕也發現了活動很多,除了每個小組固定地聚會,學習與聯誼之外,還有必須為了小組任務的執行所產生的會議與進修,然後,你又會發現其他小組不時的邀約或聯誼。依數學統計,三個單位之間會有三種關係,但是一旦到了五個單位,之間互動模式就有了九種,增加是等比以上的幅度,那麼台北有十多個定點小組,又有十多個工作委員會,又有數不清的臨時任務編組……每一天,每一個假日,一定有好多個好玩的活動同時在進行。這個也想去,那個也想去,大概是每個荒野伙伴都會面臨的困難選擇。

  在整個荒野所有伙伴中,我大概可以體會到,進入荒野二、三年,擔任小組幹部的伙伴是最分身乏術的一群。

  首先自己小組內的任務與活動必然事必躬親,是最基本的,同時如何凝聚組內伙伴的向心力與學習成長,更是對一個人領導能力的大考驗。此外,除了組內事務外,別組的伙伴或協會其他資源或人事,到小組幹部時也有一定程度的瞭解,因此也有一定程度地壓力必須共同參與協調。當然,自己的各種能力也會在這些努力與付出中得到成長的。所以啊,這個也想玩,那個也想玩,感嘆「神啊,請多給我一些時間」,大概是小組幹部與新伙伴都會有的心願了!

  (三)選擇、或不選擇,都是一種選擇

  所有活動,所有的可能都攤在面前供你選擇時,我們會猶豫,因為在大家內心裡都知道,你選擇了這一個,另一面的意義代表著是你放棄了其他的可能性了!

  甚至,有不少人,放棄了選擇,讓「事情來推著他」,可是,我們知道,在自由意志之下,我們的「不選擇」,其實也是一種選擇,所謂讓事情自然來決定,只是我們安慰自己,不敢面對自己的一種籍口罷了!

  不知道大家有沒有看到荒野總會的自然教室中那句改寫自梭羅的話:「我到荒野來,是因為我希望過著真實的生活,只去面對生活的必要部份,看我是否可以學取它所教導的,而不致於在我死的時候,發現自己沒有真正活過。」

  對於荒野老伙伴,以及各位正進入荒野大家庭的新伙伴,我對大家是相當地期望與祝福的,同時也有點羨慕與敬佩,因為「表現最好最投入的伙伴,一定是自我承諾者,因為他們為此放下了生命中其他的事。」

因為有你、我,荒野是可以讓大家一生玩不夠的。

李偉文2002.9.16


第 三封信《給台北十期解說員的第三封信》

 

  親愛的荒野伙伴:

  大家還記得結訓最後一堂課「荒野的願景」課前的八個問題嗎?分兩次共二十篇文章要大家先看,當天統計有不到一半的人看完,那些沒看完的伙伴有繼續看嗎?那些問題有試著回答或尋找答案嗎?

  荒野保護協會是什麼?

  荒野是一群因為有著共同理想而聚集起來的人,這些人願意為了理想而持續地行動。

  國父說,思想產生信仰,信仰產生力量。

  我在很多場合都與伙伴們共勉要更努力,除了行動外也包括要更認真去思考,更認真去質疑與驗證。只有你真正的相信了,這種行動才具有力量,這種行動才能影響別人。

  好,回到八個課前問題的第二題:「荒野解說員要解說些什麼?」

  解說的目的何在?

  我們大概都同意荒野解說員並不是要替臺灣增加一些生物老師,荒野當然也不是愛好自然者的聯誼會。荒野解說員應該是一個橋樑,將自己在自然中的感動傳達給民眾,讓民眾認識協會,然後透過眾人的力量保護自然,因此,荒野解說員是大自然、民眾、協會,三者之間的橋樑。我們在解說時,要記得把這三者聯結起來,讓民眾能欣賞自然、被自然感動,然後加入協會,一起為大自然做點事情。能達成這個結果的才是荒野解說真正的目的。

  那麼解說的場域何在?

  若是一定得到二格,到思源啞口,才敢解說,那麼也不是真正的荒野解說員。不管是在什麼地方,或者手上只是拿著一張DM,一本快報,我們就能解說起來,讓我們的熱情傳給民眾,進而產生行動力,這種無時無地都可以解說,才是荒野解說員的精神。

  因此不管是荒野擺的展示攤位上,或者在辦公室,或在街頭在市場,都是很好的解說地點。

  這個週日就是荒野的年會,也是荒野自己人的家庭聚會。各位大部份大概是第一次參加,你們可以看看老伙伴們怎麼利用攤位展示來做解說(因為大家都是自己人,比較沒壓力,或許你們可以立刻披掛上陣來練習)。

對了,剩下七個問題有沒有人肯試著回答看看?

                 李偉文2002.9.26

《PRE-我又回到空中了》  《NEXT-親愛的十期輔導員》

回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