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士來函

關於民生健士會 健士小語 健士通訊 健士來函

文/ 廖X慶  1996.10
                               

我們一輩子都在做選擇,要或不要、去或不去、丟或不丟,但事情卻不那麼簡單,做人也真是難透了,要懂得該簡單時簡單、該複雜時複雜,叫我回到世俗人間,一切便變難了,選擇不再容易下手,好不容易照著我的O型本性作了兩個月的簡單,卻又要叫我回到我被潛移默化的後天A型來,真是依依不捨啊!

O型的我,看不見困難,因為我往往將精神集中在“努力上”,根本無暇顧及其他。

記得有一次我急著要搶時間練琴,作好家事由廚房疾走至琴房,不料卻因為太認真往鋼琴去,竟在還差五十公分處過早轉彎,一頭撞進牆壁,鼻子差點撞扁,痛死我了!但因為太好笑了,一面哀號,一面大笑不已!這就是頭腦構造有點古怪的我 。

雍熙在教我開車時極度忍耐,對我這種書呆子嗤之以鼻,許多天後竟用不可置信的表情對我說:「我要頒一面獎牌給妳的鋼琴老師,她真是一位好師父,怎麼能教會這種人彈鋼琴?」哈!我師父選徒弟時偏偏只選我這種頭腦普通不太夠聰明,有時卻又有點笨的,他的老婆有這一種獨一無二的條件,他怎麼不知道呢?男人怎能一下要妳獨當一面,一下又要妳小鳥依人呢?我們要應觀眾要求變來變去嗎?為什麼我在荒野自我介紹時說「我是個嚴肅的人」大家卻發笑呢?
 

文/ 廖X慶  1996.11
                    
         
阿熙最近非常忙,開夜車做公司的事情,很慘,太久沒上班了,真是天壤之別,我三個月沒練琴,卻不尋常地心安理得(從小我沒練琴,便會有罪惡感),只有這次竟敢跟老師說自己沒有Do Re Mi了!老師完全體諒,告訴我這世界便是要有一些瘋子,才會有進步!真高興在荒野認識這麼多瘋子、傻子,讓我不再覺得自己古怪與寂寞!

十月四日赴省議會沒聽見東海岸的質詢,卻意外見到用心的省議員對鐵路局、港路局的開攻,大快人心,是很新鮮的收穫!
 

文/ 廖X慶  1997.01
                          
最 好 的 禮 物

這個星期日奮力早起去聽兒子的鋼琴表演,去年還是野蠻人一個的兒子,竟不可思議地斯文謹慎,肥短小手下的鋼琴娓娓唱出歌來(一般來說,讓鋼琴歌唱並非易事,使樂器發出的聲響未必是悅耳的聲音)。整個演出中,除了孩子們天真可愛的彈奏外,吸引我的還有每一位爸爸、媽媽注視自己孩子時的殷切表情;愛子女的心溢於言表。

做了二十年敬業的鋼琴老師,一向用植樹灌溉的心情來傳道授業,如今卻是帶著感謝兒子的老師的念頭,以家長身分坐在台下,一種滿意的快樂感覺,彷彿在他幼時餵下每一口營養時的安心。看著滿屋的大人與小孩,不禁問自己,這麼愛孩子,總想把最好的東西給他們,到底我們能給孩子的是什麼?

雖然才四十歲,不老也不少,我卻常檢視自己不算短的一生。身為一個少有的快樂現代人,常常對父母及師父們心存感激,謝謝他們給我積極努力的習慣及善良樂觀的天性,並教我欣賞一切美麗的事物:包括神奇的大自然、自由無限的藝術和人類的善行;練就一技在身,足以養活自已,在放手一搏時,沒有後顧之憂;音樂的學習使我愛思考及習慣反省,打開了眼睛和耳朵,看到和聽到別人不易察覺的角落,故意忽略人性弱點,只對善意和幸福敏感;嚴格的訓練使我有無與倫比的耐心及期待轉機的夢想;求完美的心使我鍥而捨,全力以赴,更寶貴的是,來自他們源源不斷、無所求的愛,使我能信任別人且對自己有信心,也有獨自面對恐懼和痛苦的能力,這些富足的感覺使我樂於分享,甘於成為一個散播人間溫暖的平凡人。

如果財富可以累積生息、可以飽足、可以流傳,這便是來自祖先及祖師爺們經過父母及師父們給我的財產和福氣,也是我所能給孩子們最好的禮物。

文/ 呂X卿(上海銀行三重分行經理) 1998.03

每次接到健士會訊,都讓我感動不已。其讀書筆記、其佳文共賞、其健士小語……都讓我愛不釋手。白馬山莊還沒有去過,但感覺上,好像大伙就在身邊,是那麼的溫馨,那麼的令人留戀。

這一期的通訊,刊載林X香伙伴的小品,情懷發抒、感人肺腑。平時很喜歡聯合報副刊,每天均會自辦公室攜帶回家與太太分享。人生是不能太刻板嚴肅,要加一些抒情與感性,多情易感,當使生命更為豐碩。林X香發自生命底層的訴說,親切感人;柯X一出國前用心安排,三十封信尋寶,留住親情,稍解天涯相思之苦,真是有心人。好想馬上認識林X香、柯X一伙伴。

我有記筆記的習慣,在筆記本的首頁上寫著:「民生健士會的三不共識、文蘊居守則、健士宣言」及白馬山莊的地址、電話,常告訴好友,在內湖汐止有個白馬山莊,上有個「文蘊居」。在那兒有一群伙伴正在秉獨夜談、從聲歡笑;AB寶也在那裡成長。

感謝您們一直給我通訊,永遠的牽繫著我的心。

文/ 林X芳(博士倫公司經理)1998.03
     
幾乎北市牙醫我都會看,在診療室手記中發現你連續發表的文章,尤其是對「生命中的貴人」一文,我才發現你我的距離思想觀念很近,為此我將你的文章影印給好同事分享,附上一個便條,是同事的感想。

PS. 看完之後,感覺「心有戚戚焉」不過,又覺得對週遭的人事物能如此抱持圓融態度看待 。

文/ 林國香(自由作家) 1998.03
               
         
偉文,真謝謝你寄來呂X卿伙伴的傳真、信函。內心很悸動,怎麼也沒想到,會有人為我的文章感動到想提筆寫信,這對一個整天忙家務、照料孩子,甚少和外界互動的人而言,是何等的鼓舞和受用!

從文中即可看出,呂伙伴也是個易感而多情的人,他的文筆也極佳,不妨也投投稿,期盼佳文共賞。

我常常在寫稿時,寫得眩然欲泣,自己也感動不已,我總會告訴玉A,我有預感此文會被採用,果然見報。

非常慶幸這些年來,能以筆抒懷,原只是希望抒發情緒,平衡繁瑣,忙亂的全職媽媽角色,未料,也傳來一些感動的迴響,使我內心充滿恩典。

常羨慕健士會的諸多伙伴在其工作領域中,揮灑遨翔、自在而充實,自己則將最精華的歲月封閉在家中,長達七、八年,偶爾出現在健士會中,看到神采飛揚的伙伴,自己竟覺得有些格格不入,甚至難過得想掉淚,百般滋味,非外人所能解。

幸好,聯合報,家庭版的主編不嫌棄我的文章,繽紛版的主編也偶爾採用我的投稿,再加上九歌出版社的青睞,以及偉文願將拙作轉載在通訊上,這在在對我都是刺激和希望,但因甚少和外界接觸,無法聽到讀者的聲音,總有一些失落,也無從肯定,此次,呂伙伴的不吝鼓勵,督促我把心中、腦中無數的生命腳印重新浮現,為文分享。

最近,好不容易,終於找到一家以啟發式教育為主的幼稚園,安心把三歲三個月的遲蘅送了去。我終於可“不受干擾”,安靜的思考,完整地寫一段句子,不必再一心好幾用了啊!

近八年的苦心經營,最近有些不惜的成果,想分享一下,也讓我這個辛苦的全職媽媽偶爾「驕傲」一下:
a、遲蘅是該所幼稚園創校二十年來,年齡最小三歲三個月的學生(原收四足歲以上),因自認其成熟度甚佳,央求園方給予機會,接受觀察、考驗,果然表現絕佳,比大哥哥、大姊姊還優異,破例成了中班的學生。其實,要不是我必須履行出書合約,而她在家也待不住,我也不想讓她“越級”上學去!
b、唸小學二年級的遲蘋甫當選班上模範生,作母親的有些意外,雖肯定女兒的實力,只是她在班上算是“小妹妹”(年齡較小),竟也受到肯定,真不容易。
 
煩轉告呂伙伴,有空到健士會時,我也會排除萬難趕去向他當面致謝!

(這使我想起十多年前,初當記者時,輾轉看到一封政戰學校新聞系主任祝X華寫給台北市政府新聞處友人的信,稱讚我在報上批評電視節目的文章,認為像我這樣有心的記者太少了,很可貴。我很驚喜,卻沒有勇氣向他致謝。

還有一位新聞界先進王洪鈞教授也曾稱讚我筆鋒犀利……。但因他們都是年高德詔的新聞名人,我雖銘感在心,卻鼓不起勇氣表達,一直遺撼至今呢!)

NEXT
 

回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