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榕客棧  訂閱 退訂 野遊俠電子報

荒野遊俠電子報目錄

 發刊期數:第十六期 發刊頻率:每週不知道禮拜幾 發行量:99999  發行者:野榕


【荒野遊俠 】 ∼2004/01/12     這一夜,我們聽音樂

我們都是從陽光作成的,
人類經驗的深度在原始人及現代人之間沒有大不同;
己所不欲勿施於人。

讓我們為所有人的好而行動,如此,明日太陽仍會照耀,後天也一樣,
生命不只是延續下去而已,
更能達到其最高境界,最燦爛的榮耀,及最大的喜樂。
我們可以將此禮物送給我們周圍的人及我們的孩子?
請說可以!" 

                      ~麗正  於2003跨年音樂會    ( 摘錄自"古老陽光的末日" )


掌櫃:野榕      店小二:杜鵑、牡蠣        排版:花枝丸      校對:螃蟹、章魚

★第十六期內容
◎這一夜,我們聽音樂   文/偉文      ◎音樂會節目單  文/惠慶.麗正
◎音樂會感言
荒腔走板的野人音樂會  文/樹大棵
•音樂不一定要很昂貴    文/鍇岷     • 耳朵進補法    文/聲毓
•自然地聽古典    文/嘉琪
◎音樂會相關網頁連結 
音樂會照片I 
        音樂會照片II             音樂會文宣廣告

這一夜,我們聽音樂

 【這一夜,我們聽音樂】 文/李偉文 2004.1.7

2003年12月31日,溫馨又熱鬧,有品味又雅俗共賞,既正式又荒野的音樂會結束,一大群人仍停留在走道上,在台前、在走廊中,喜悅地交談,久久不肯散去。有位長年扮演國內NGO與國外NGO的溝通平台,同時也致力協助國內NGO的專業化,多年來一直在做NGO的學術與實務方面研究的荒野伙伴,跑到後台,感動地對演奏者說:「真好! 外面這麼亂,這裡這麼好……」

我也站在台前,看著會場到處擠滿了荒野伙伴,個個臉上都散發著光芒,從大家相擁相握之中,我們知道,我們並不孤單!

在台灣,生態保育這條漫長辛苦的路途上,我腦海中常常浮現出一個畫面:我們像是在風雪暗夜曠野中的趕路人,手中拿著小小的燭火,因為風大,我們只好用手護著火苗,有時候護得急了,連手都被灼傷。但是我們又不能不緊緊護住它,因為在豺狼當道的曠野中,那燭火是我們僅有的依託。

常常,在各種義工訓練時,我們也會在暗夜中,以每人手中的燭火做為儀式與沉思的媒介,除了傳承的意含之外,更是希望大家能體會到貢獻自己的光芒到團體裡,讓我們可以更堅定地走下去。

或許個人的力量很渺小,一支燭火的光量很有限,但是我們都是擁有者,我們也都是覺知者,荒野伙伴願意奉獻出自己的力量去照亮社會上許許多多的缺乏者。

這個晚上,我們聽音樂,我們享受到音樂的美好,也享受到伙伴間真摯的情誼;我們也共同承諾願意為台灣弱勢家庭的小朋友,以及殘障或罹患特殊疾病的小朋友做點事,帶領他們到大自然裡去。大自然是最好的療癒者,荒野願意陪伴這樣的小朋友,共享自然的美好。親愛的朋友,您願意加入嗎?

今年,2004年的年終,我們將會回顧2003這一夜我們許下的承諾,在下一個跨年的募款音樂晚會中,期盼與您相聚。

【廖惠慶和林麗正的音樂對話 】~鋼琴與小提琴之戀戀琴緣


 【文
廖惠慶】荒野常務理事、環境策略鄉土關懷的召集人

我從5歲開始天天彈鋼琴,自己也不知為何樂此不疲,待年歲稍長,才明白只是因為編織音符使我狂野的心能在人生中不得不自律的框棝中得以穿梭自如。琴鍵是我的泥土、音符是我的空氣,三十多年如一日。直到40 歲那年,六年級的女兒講我“浪費時間,整天坐在那裡彈鋼琴,什麼事都不做!”才一語驚醒夢中人,我於是走出琴房和家庭,開始在荒野做義工,找尋到更大的存在意義。

85年夏為搶救台11線公路,走訪住在東海岸的孟東籬先生,由於老孟的邀請和自己的愛現,我在他的濱海小打開了琴蓋,沒想到那日黃昏中蛙叫蟬鳴及太平洋滾動的礫石發出的聲聲長嘆,不斷地灌進耳中,悸動了我。大自然的聲音令我自慚形穢,當下歹勢再彈一個音符,在山與海的音樂面前,我還能彈什麼呢?從此封了琴,生活中也不再有這自娛的犒賞。

早在十年前便和麗正在音樂界相識,後來驚喜地在“荒野”重逢,當時我幾乎已經換了跑道,在心裡其實偷偷地羨慕她能一面做解說義工,一方面仍在“愛樂”拉琴。不料,數月前麗正突然打電話來邀約,建議「身為音樂人的我倆在“荒野”裡要有一點有用的附加價值!」漂泊已久,我正發愁不知如何回到軌道。這下,總算找到可以說服自己的理由;我開始在久違的琴鍵上匍伏前進,像離開水面已久的魚兒欣喜地游了開來。感謝荒野音樂欣賞社的點子,讓枯竭的我找回練功的日子。有了新能量才有力氣為“荒野”做更多的事。同時也感謝大家光臨。願今?的樂曲帶給各位歡愉!


 【文林麗正】台北解說組大安定點組組長
11月中旬,小提琴老師寄來了賀年卡,第一個問題就是你錄音了沒有?好一個老師,當然還沒有,我仍舊是拖拖拉拉的……當天晚上,訂了獨奏會的時間及場地,心裡想著”今年事,今年畢“。

11月30日翻了2003年的行事曆,作了這一整年的總回顧,體會到不僅是歲月如梭,似乎一成不變的平凡日子其實隱藏著一瞬間變化萬千的可能性,也透露出未來不可預期的驚奇。
•年初開始了日文課。
•3月份赴美,重遊當年留學地及學校,拼湊不全的記憶,恍如作夢一場。
•4月份SARS病毒登陸台灣,原本景氣底靡士氣 落的社會,雪上加霜更是暴露在恐懼及不可收拾的錯亂之中,這場將近兩個月的混亂,不知給社會留下什麼樣的省忌及經驗。我的體驗是個人生命位於宇宙生命共同體的脈絡裡。
•6月和7月份參加12期荒野解說員的薵備及訓練過程“未完成”劃下了句點。
•8月份同台北愛樂赴愛沙尼亞並重遊芬蘭。愛沙尼亞的古城巡禮,意外地讓我將這一年來在荒野音樂欣賞社的課程內容,在現代的真實生活中,驗證中古世紀的歷史古蹟,興奮及難忘的一次時空旅行。
•9月份赴美住進修道院,修女們照顧我的三餐,生活中只有練琴一事。
•11月份,第一次解說大安公園,解說對象是26人親子團。
•今年王鎮華老師的古典中國經典課有六組壇經,蒙特梭利的理論和易經第二回,翹課了,和廖老師練琴。
今天是12月7日闔上今年的最後一本書《古老陽光的末日》,心裡想著,我也是那些為此星球共創未來的關鍵人之一。我希望達成大安定點的年度目標一為特教的自然教育努力。
這場音樂會全數票款收入將是特教的自然教育基金,從現在到12月31日跨年之前,我只有專心的練琴準備音樂會。
明年∼
可預知的又是另一本隨身行事曆……。

音樂會感言

  

荒腔走板的野人音樂會】  文/ 樹大棵   溪山

     你知道好好的一場正式的演奏會,落到荒野人手裡,會成什麼樣嗎?

    一開始也還好,先生女士、紳士淑女,該穿什麼就穿什麼,都還蠻像樣的,也不覺和到國家音樂廳有什麼不同,至少是還看不出來。

    進場以後就有點不對勁,人越來越多,先是坐在兩旁走道,然後是中間走道。嘿!奇了,怎麼連舞台都有人上去坐,沒人管嗎?不對!是工作人員叫他們上去的。這是怎麼一回事,有人音樂會是這麼搞的嗎?票,明顯的超賣嘛!

    亂烘烘中,司儀突破重圍上台了,梓芳教官將音樂會的緣由婉婉道來,她那圓潤的嗓音,暫時壓抑了我浮動的心。她當眾承認,雖然座位只有百來個,實際卻賣超過200張。「果然如此!」我正想站起來抗議時,下面竟然響起一片掌聲!嚇得我又趕緊坐下。這些人怎麼了?荒野窮,買空賣空賺點開銷,我們睜一隻眼閉一隻眼也就算了,可如此公然縱容,果真是世風日下、人心不古。

   燈光漸暗,只見麗正、惠慶一前一後出來,就定位、調音,演奏總算要開始了。

   提起者麗正、惠慶,這兩位怪人,一個是台北愛樂的小提琴手,一個是鋼琴老師;一個是大安組頭,每個月都要負責大安公園的免費解說,工作之吃重、眾所周知;一個是關懷小組召集人,是台11線中神出鬼沒、出力最大的女將。這兩位藝術家不務正業,卻在荒野婼M混,實在是愧對國家栽培!

    好啦,這回兒總算想到要辦正經事了,卻又什麼日子不挑,偏挑上12/31。喂、喂,小姐,知不知道這是什麼日子??這是「跨年夜」好媽!!想和小馬哥、阿扁總統拼場子不成?市府的跨年晚會有阿妹,總統府則有周杰倫,卡司不但堅強,而且免費。就憑不見經傳的妳倆,這是以卵擊石、不自量力,存心跟自己過不去嘛。

   主辦單位也是胡搞,這種晚會也有本事超賣,實在是宇宙無敵、天下超人。月美,妳乾脆去兩廳院上班算了。

    而聽眾才真奇怪,放著免費且高檔的官方晚會不去,偏偏要來擠荒野這一場熱鬧。有些人來頭還不小,像公共工程副主委的郭清江伉儷、中華電信掌舵的賀陳旦先生(阿扁場子竟然敢不去,兩位不想當官了不成?)、前立委朱惠良女士,也有中央研究院的院士、大學院長、教授,其它藏龍臥虎更是不勝枚舉。奇了,你們是怎麼回事?難道是王永慶說的---甲罷沒代志做?

    更怪的是那些沒位置坐的人,竟然不思抗議,還鼓掌通過。麗正的名氣能比得上胡乃元嗎?都是腦筋秀逗了。

     缺點要批,好的也要讚。最值得一提得是,演奏之前,每條曲目都有人先上台解說,像我這種白痴,還真是需要,雖然也是有聽沒懂。負責的幾位小姐,個個如花似玉、阿娜多姿。可是啊,還真是多「姿」,有緊張忘詞的、有吃螺絲結結巴巴的、也有小抄找半天仍接不下去的,讓全場聽眾,為之捧腹。但就我的標準來看,這樣的凸槌,就好像在青菜豆腐湯中、加點鹽巴,才能將荒野味道完全襯托出來,是我最激賞、也是唯一聽得懂地方-- 整場演奏會。

     好不容易等到結束,麗正要發表感言。她請大家手牽手,沒搞錯?這可是正經的演奏會呢,妳要玩團康不成?奇的是,聽眾不知是幼稚、還是笨,都很配合。然後她斷斷續續地唸了一些什麼陽光…末日之類的,最後還要我們大聲回答說「可以!」。場面真是亂得可以,可是我看大家都一副很感動的樣子,不知道是不是都吃錯藥了?

     雖然一切都這麼怪異,歡喜甘願就好。可是,最令我不滿的地方是--大家都不遵守規矩,我指的是女士小姐。偉文不是事先規定說要「低胸高叉」嗎?我就是衝著這句話才來的,嘿、嘿、嘿,花了200塊,換一點「冰淇淋」也不為過。孰知根本就是春夢一場,令人失望透頂。

     所以,偉文,我要退票!

 

【音樂不一定要很昂貴】  文 鍇岷  思花組 

這句話在我的心中一直這樣的想著,當我聽完廖惠慶與林麗正的音樂對話之後更是讓我深深的感受到音樂的美好,看了廖老師簡介後從小開始學習音樂的他,因為女兒的一句話,卻又因為大自然的聲音感動了他而封了琴,而經過荒野的洗禮之後再度打開琴蓋不斷的彈起了美妙的樂曲,我想惠慶老師的鋼琴開始有了大自然聲音的呼喚了,這樣的感動與喜樂是在場的聽眾所能體會的。

我常常感覺到荒野的活力,常試想台灣有那場音樂會可以如此親進的接近表演者,聆聽音樂的美好,就如阿公坐在大樹下,兩旁圍著一群小孩靜靜聽著阿公訴說著每一段故事,這樣的場景只有荒野才能看的到。
聽完音樂會之後,我最要好的同學,終於答應我要參加荒野,我相信除了加入荒野外,最重要的是一次又一次的被感動,為自然為大地請命。

音樂不一定要很昂貴,人生不一定要很完美,重要的是要是那份執著與堅持,我相信荒野對保護自然的堅持是大家共同的願望。 


【耳朵進補法】  文/ 聲毓  汐湖組


音樂會落幕了 我心埵陶\多感動  
感動源並不是美妙的音符
而是這場演出的完成
是由許多人用奉獻心共同完成
我因為這份每一位奉獻者的付出
而心存感激 這真是一場令人動容的演出

從 台上的 麗正 惠慶 牡蠣 佳欣 雅玲 士淳 梓芳教官
到 台下的 接待 打雜 族煩不及備載的工作人員
每一位拍手的掌聲 都在一起完成這份美好
雖然 主角 配角 龍套 臨時演員 
戲份不一樣多 掌聲不一樣多
但那一份共襄盛舉的心 是一樣重要 一樣平等

演出結束後 我很榮幸 能送麗正回工作室
我天性傲慢 從不願居人之下
但 面對無私的奉獻者 我甘為牛馬 視為光榮

隔天 又與偉文叔叔 到惠慶阿姨家 聽壅熙叔叔
述說他倆搶救東海岸的辛苦過程點滴
唉喲我的媽啊 真是不簡單啊

並不是跟奉獻者名人同桌吃飯 就如何
才高八斗的人 滿街都是
而是每一次與奉獻者近距離接觸
都是一種接心工程 接他們無私的奉獻心
受別人的奉獻心 從頭頂到腳底 加持灌頂 
這才是真正的滋養進補啊
滋陰補陽 活化細胞 強化造血功能
補得不得了............................ 
有興趣的人 找偉文叔叔報名
他經常找不到人一起去

美妙的樂音 令人娛悅
偶爾享受一下 不是罪過 是道德的
但 如將能聽的耳 拿來聞聲救苦 
傾聽大地的生靈 蟲鳴鳥叫 每一個生命都想活下去
有聲無聲的苦 都在等待 活在幸福中的我們
去解他們的苦 救他們的急
那麼耳朵將不只是享樂的工具
而是一條 連結 無遠弗屆眾生的關懷生命線

你說對不對呢 
我看到你們在點頭了 3 Q 
好 好 好 大家凍蒜

有緣無緣 都要補一補


《主持人:"月桃"   梓芳》


《解說 貝多芬 "春":牡蠣》


《解說 馬斯奈 "泰綺思冥想曲":幸運草》


《解說 蕭頌 "詩曲":荔枝》


《解說 布拉姆斯 "第三號小提琴奏鳴曲":奇萊》


【自然地聽古典】  文/ 嘉琪   二格組

「音樂不一定要很昂貴!是啊! 而且「聽古典樂也不一定要很高尚!」

很多人都以為我聽古典樂很久了!其實我兩年前才開始聽,而2001年底跟音樂欣賞社夥伴一起亨利梅哲音樂會是生平第一次進入「國家音樂廳」!

我從小就很喜歡聽音樂,什麼音樂都聽,當然偶而也聽一些古典樂小品,但一直只當作背景音樂,沒有太深的感受。直到幾年前的某一日,聽著貝多芬的鋼琴奏鳴曲,讓我彷彿觸電般一股腦兒栽進古典樂的世界。是什麼原因呢?我也不知道! 這有點像是問:「你為什麼要來荒野?」很難回答!「就是喜歡、就是時候到了吧!」
對我來說,音樂,所有的音樂不只是古典樂,除了可抒發情緒之外,最重要的是它可讓我迅速地轉移心境,進入「獨與天地精神往來」的世界。

聽古典樂不一定要很高尚! 記得有次聚會時麗正說:「維也納的清道夫可能聲樂唱的很好,市場賣豬肉的阿伯可能很會拉小提琴,因為在那音樂是他們生活的一部分…」。而在台灣,文化、環境都與西方不同,努力效法學習的結果不知為何古典樂總給人一種很貴很高尚的感覺,難以親近?其實古典樂可以是「很自然」「很普通的」!它是一種文化藝術,就如同世界上所有的文化藝術一樣!

很喜歡這次在跨年音樂會中跟荒野夥伴聽音樂的感覺,隨地而坐、舞台走道都可以是坐位,沒有刻意地高談闊論、噓寒問暖,好自然! 我喜歡一切自然的東西,就如同我喜歡荒野的感覺一樣。

其實這一年半來,我進出音樂廳很多次,但很奇怪!我一直沒有很enjoy的感覺,反而越來越喜歡自己一個人聽CD。是還沒開竅?是時候未到?還是我本身對「正式僵化制度」總是會有點排斥? 我也不曉得。有次"奇萊"跟我說:「對某些人而言,音樂是很私密的、很個人的,如風靡世界的鋼琴家顧爾德,後來不再公開演奏,只願意在錄音間錄音。」嗯......或許就跟每個人修行的方式都不同一樣,每個人的「聽音樂」的方式也都不同吧!

最後,想起之前惠慶在捍衛花東海岸時,在某一篇文章中曾提到:「雖為音樂人,卻認為音樂對大多數人來說,仍是奢侈且遙不可及的。舉行總統府的音樂會不如廟會有用。而大自然、空氣、陽光、水、荒野,才是垂手可得、貧富共享的!!」
希望有昭一日,所有的美好的一切、藝術、自然…等都是垂手可得!


PS:最近看了《莫札特效應》一書,分享幾段關於音樂的美好文字:
•「當我聽到音樂,便不畏危險,變的刀槍不入,眼前不見敵手。我和過去相繫,和未來相連。」~《梭羅日記》1857年 

•俄國的列寧在曾經在聽完一首貝多芬的鋼琴奏鳴曲之後,這樣說道:「我不能太常聽音樂。它讓我想說些溫和而有點愚蠢的話,甚至想拍拍人們的頭。」

•「聲音也是一種振動的能量。它會振動空氣中的原子與分子,影響我們的情緒與大自然萬物。所以,當我們徜徉在大自然的懷抱時,其實就是置身於大自然的交響樂當中;當我們聆聽一首動人的樂曲時,也彷彿身處在大自然的世界。」

感謝

  

 

主持人:梓芳 
樂曲解說:嘉琪、雅玲、士淳、佳欣
場控/攝影:娸含、杜鵑
公關:晨薇、富美、妙娟
票務會計:月美、彤心、柚子
餐飲:千紅、志勇、怡芳、聲毓
攝影/DVD製作:承誠
節目單製作:雅玲、雅婷
....
以及香萍、.施兄、培菁、龍頭..等所有協助音樂會演出的夥伴!

•節目單尚有40份,預留作紀念者請洽協會月美!

music:蕭邦  降E大調夜曲 Nocturne in E flat Op.9 No.2

2004 © 【野榕客棧】 編輯發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