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榕客棧  訂閱 退訂 野遊俠電子報

荒野遊俠電子報目錄

發刊期數:第十四期 發刊頻率:每週不知道禮拜幾 發行量:99999999  發行者:野榕

 

【荒野遊俠 】2003/11/05  12:00 更新

 

 


歷經生命底層最沉重的痛,
依舊散發光與熱,那是真正的溫柔。
承載不得不堅強面對的重,
仍能微笑與幽默,那是真正的豁達。
這是我所認識的子淩...  ~香萍


【子淩小檔案】


.荒野台北第9期解說員
.台北花新思源定點小組
.榮總兒童安寧病房義工
.天文台解說員
.聯合勸募理事兼北區審查委員
.前水晶唱片公司負責人...等


掌櫃:野榕      店小二:杜鵑、牡蠣        排版:花枝丸      校對:螃蟹、章魚

荒野遊俠-林子淩


【用愛累積生命的晨星.子淩】~
荒野記者.杜鵑採訪報導  2003.10

隨著陳明章"下午的一齣戲"感性溫暖的歌聲,開始與子淩的談話。

在專訪子淩前,用google搜尋”林子淩",出現了水晶唱片、天文台解說員、榮總兒童安寧病房義工、聯合勸募、殘障聯盟、人本教育基金會...,這些會串連出怎樣的一位女子。

水晶唱片一直是本土音樂的先趨,培育出陳明章、林強、伍佰、金門王、潘麗麗…等歌手,在民國70幾年的黨外運動時期,本土音樂本土人文的關懷掘起占有很重要的地位,就如同那時的人間雜誌一樣震撼著台灣人心,子淩的先生即是水晶的負責人-任將達,這位韓日混血兒卻熱愛台灣這塊土地的人。我也在網路上看到子淩女兒的事,女兒罹患癌症她奔波散盡家產,來醫治女兒的心碎經過。我們不知道應該從何開始訪問,直接問參與荒野的因緣也許是一個安全的開場白,沒想到子淩侃侃而談起她自己的經歷。

20歲結婚嫁給水晶唱片的老闆,水晶的關懷本土,人文意識讓她接觸很多豐富且熱愛土地的人,生命中的純真純善純美,讓子淩積極的參與很多社會運動,包括在民國85年時還代表綠黨參加國大代表選舉。

她用力的去愛這塊土地的人,希望透過不同的組織或活動來改善一切,痛失3歲的愛女是她人生很難熬的經過,我很訝異子淩竟然選擇在兒童安寧病房當義工,這樣錐心刺骨的痛一般人會迴避同樣的場景,是怎麼樣的生命勇者能如此作為?

"我不能讓女兒的苦白受!!”子淩堅毅的眼神告訴了我們答案。

她了解病童的無助,她告訴我們:
"自己只是花少少的力看到小朋友開心的笑容,一切都是值得的"。

在醫院當志工更能體會生命的珍貴,當小病童在與死神纏鬥時,多吸一口氣,多想留戀一些人間,對他們來說是多奢侈的行為,她更加珍惜自己的生命,更要認真的去過生活。”活著要感恩!”她深刻的說著。

“參加荒野是因為自己往返醫院,面對生命議題太沉重想找到放鬆的空間。”子淩說著來荒野的因緣,我在想長期關懷這塊土地的她加入荒野並不讓人訝異,只是人生經過如此的驚濤駭浪的她不知道在自然的懷抱裡有沒有得到撫慰?

其實村長一直對自然與精神醫療的議題有所著墨,他訪問過子淩,其實大地之母一直讓她得到身心靈的安適,包括現在住在如森林般的花園新城。子淩家陽台前的一大片野薑花剛好盛開,潺潺的溪水美麗的山色,樹上休息的小黃鷺,黃昏飛過的大冠鳩,我知道自然給了她一帖良藥。

“磨難是一種成長吧!”子淩說之前看到劉俠大姐這麼樂觀去看待生命,這麼用心去散發光與熱,即使自己為病魔所苦依然發出溫柔的力量,我們一般健康的人沒有資格說放棄,更要積極的伸出自己的雙臂去幫助需要幫助的人,寶貝我們這塊大地!!

 目前她在文魯彬律師的”蠻野心足生態協會”服務,希望能用法律的奧援支持環境議題,像最近吵的沸沸揚揚的安坑焚化爐事件,蘇花快速道路的興建等環境議題,那天傍晚我看到了生命的發光體,溫熱每個人的心。

後記:
子淩一直在想要用什做她的自然名,因為在天文館做解說員喜歡星星,早上的星辰沒那麼亮而且很快就看不見了,就用"晨星"好了。我想她就像溫暖不刺眼的晨星,在清新的早晨喚醒大家認真的開始心的一天。

 
(圖:子凌攝於絲路沙漠,右下角小人影即是子凌。 )


Go Top

如果台灣會說話.../愛說話子淩

                   
面對台灣這塊被傷害的土地...
我們必須謙卑的自省.......愛台灣 ? 你我做的都不夠...
因為,如果台灣會說話...........................

傾聽•《台灣的話》 隨想
 


一九九四年夏天,花蓮,吉安,豐年祭採集工作進行中。
早晨十時許,陽光,稻香,米酒。
之後,起床不久的錄音師離隊了,眼前海洋裡卵石的滾動,竟然如此清晰,於是他擺下了麥克風。
左邊的麥克風靠海,右邊的麥克風近岸,浪從左邊來,石頭從右邊滾下,然後氣泡在中間呼吸,一顆約莫雙手合捧大小的卵石,在退浪裡落入凹洞,雖然聲響悶重,在一片湍速退潮中依然分明可聞。

在起興走向海岸那一刻,錄音師究竟聽見了什麼聲音?
是外界的浪濤?還是內在的心韻?
對這個島嶼而言,阿美族之歌已經夠古老了,但是轉身而去的錄音師,顯然發現一些更原始的節奏。
其實一九九四未必是這份錄音的確切年份,一九九四只不過是一個人為的刻度,而大自然是沒有刻度的;麥克風早兩百年,遲兩百年被放在那裡,所得到的錄音可能都是相同的。

台灣西部海岸大多喪失了說話的能力,堤防、碎波石阻絕了海岸與陸地的接觸,於是那種水與沙石,浪與岩岸間細膩的相逢,繁複的湧盪,便被單調劃一的水泥高牆反射音響所取代了。
來到後山,島嶼的東部,所謂「如潮水般湧來」的漢族移民,被中央山脈穩穩的擋了下來,東部海岸的聲帶方能原音重現,伴隨花東阿美,日日夜夜,盡情開講

當我們大部分的人擁擠在這島嶼四分之一的土地上,以舉世最親密的距離,彼此擦身而過,漠然相遇的時候,其餘四分之三的島嶼以及島嶼四圍的汪汪大洋,其實是以另一種方式的節奏,呼吸作息。
節奏,不僅用於音樂和文學,哲學與生理學亦然。
在宇宙間,生物的盛衰,人體的脈搏,海洋的潮汐,星球的循環,甚至蟋蟀的鳴唱,無不靠著遍佈宇宙之間的Rhythm而作用。
生命是在運動中間表現出來的。


浪濤,一種遙遠的鄉愁。
依演化論,海洋是所有生物的原鄉,
從此以後,對水的記憶與濡慕,便深植於基因之中;
人由母體孕育時,也曾被水層層包裹長達十月之久,
如將胎音錄下,那汨汨而動的羊水之聲,甚至可以讓初生嬰兒停止哭啼
這樣說來,浪濤巨響反讓人在海邊安靜地坐下來,其實是一種既神秘又單純的召喚,聽濤者就像坐困地球的ET,在森林中仰望星空。

可曾靜過?
不是都市夜裡那種死寂般的安靜;車沒了,人走了,
黃燈在空洞的街頭兀自閃爍,只剩下氣流在耳膜和水泥叢林之間撞擊,
甚至聽見血液在腦門與心臟之間管路裡汨汨流動,
不是,不是這樣的安靜。

真正的安靜,是「明月松間照,清泉石上流」,
是「返景入森林,復照青苔上」,
是侯孝賢「戀戀風塵」劇終時祖孫二人抽著煙,無聲凝望四圍青山。


人對自我生命的知覺,常來自於「意識」的存在,
這也使人很難知覺那種依靠「節奏」、「律動」而存在的自然生命;
於是在海邊坐下,浪起浪落潮來潮往那種巨大而又單純的節奏再面前呈現時,往往讓人停止意識,寧靜彷彿突如其來而至。
此刻的寧靜,緣於自我意識的停息,洋洋盈耳的自然之聲在靜中昇起,就是這種寧靜,迥異於死寂的寧靜。

決定發片那段時間的某個夜裡,阿達從短暫小睡中醒來時,
揚聲器持續的浪濤聲,竟讓他誤以為躺在海邊,而有了一翻身就會掉入海裡的錯覺。但是對阿達而言,某些過程卻真實切膚,不是錯覺。當時錄音工作出發前一晚,女兒惡疾復發。
現在,這份錄音猶在,而喪女之痛早已沉澱為深層體悟,
拿這份錄音做為水晶再出發的起點,而且選在九月中旬,女兒生忌相同之日發片,看到的是一個恢復力量的父親。


何不為浪濤配上音樂?就像Dan Gibson的Solitudes系列那樣做。曾有如此的建議。其實不做的理由,在於如何取捨,一如吃魚,吃清蒸?抑或吃紅燒,麻辣?當我們清楚到底要什麼時,猶豫就不存在了。
其實Dan Gibson配得最棒的一張,可能是「巴海貝爾—與海永恆相伴」(Pachelbel—Forever by the Sea),週而復始的卡農,吻合了浪濤去而復來的律動。
不過,我們的決定還是,浪濤就是浪濤,什麼也不加。

採集自然之聲的錄音者,像一個指揮家。

日夜不息的自然之聲,像總譜;錄音者手上的麥克風,像指揮棒;總譜才被有意義的閱讀。就像許多交響名曲,總譜就那一本,但是詮釋名版無數,端看指揮家如何在總譜的結構裡,進行有機閱讀。
面對自然之聲,不同的錄音者自有其不可取代的獨家版本;
當日夜不息的浪濤實則瞬息萬變這點能被明白,就如同一次現場實況演奏,既是剎那,亦是永恆了....


台灣的蔚藍海岸,唱起輓歌?
曾經 ,海岸好近好近,如今,綿延百里的醜陋消波塊層層組隔了海岸,從此,山不在盎然.水不在可親. 海濱遙不可及……


Go Top

徵內幕小八卦


荒野遊俠電子報求內幕小八卦


很久以來,一直想做個「荒野遊俠圖鑑」之類的檔案或?物。如今,在許多熱心伙伴參與之下,這個構想,總算以新的型態出現,也就是已發行了幾期的荒野遊俠電子報。

因為,荒野大家族實在太大了,單單不同的義工次團體就有一百多個,如何讓這些「以荒野之名」在全國各地方努力的伙伴有彼此認識,召喚同伴的機會,荒野遊俠圖鑑有其功能上的必要性。

另一方面,我也希望以荒野人的實踐,展示出一個個生活的典範,或許不需偉大與傑出,只要能面對自我,認真過生活,就是一個荒野典範。

目前我們是以義工記者群的訪談聊天來探索荒野遊俠的心路歷程,但是為了讓整個圖鑑立體化,我們還需要「最佳損友」來透露一些內幕消息以及小八卦,當然,為了好玩,每位伙伴的小檔案我希望能以「圖鑑」慣用的方式生動描述以下一些項目;特徵、食性、出沒地點……

請大家踴躍提供各種消息與點子,請直接E-mail給我就可以了,謝謝。

最近已完成訪談的伙伴,如林耀國、陳德鴻、黃文淵,請他們的損友們趕快提供些小故事。

~李偉文2003.11.1


Go Top

Music:愛情白皮書插曲

第十四期特別版 http://banyan.sow.org.tw/epaper/2003_11_05_version2.htm

2003 © 【野榕客棧】 編輯發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