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榕客棧  訂閱 退訂 野遊俠電子報

荒野遊俠電子報目錄
發刊期數:第十二期 發刊頻率:每週不知道禮拜幾 發行量:9999999  發行者:野榕

 

【荒野遊俠 】 2003/10/24  12:00 更新

 

 


牛樟,自己認為所做平凡----但這人人自以為自己不平凡的時代堙A欠缺的就是這種的平凡!


 

【牛樟小檔案】

本名: 牛樟
藝名: 劉秋煌
專業: 解說員
消遣: 做木工
興趣: 做阿公
專長: 夠長

特徵: 深情
婚姻: 統一兩岸
怪癖: 珍愛大地
黨籍: 荒野
溫度: 過熱

荒野生活史
.荒野台北第5期解說員
.矽湖定點組的小組長


掌櫃:野榕       店小二:杜鵑、牡蠣           排版:花枝丸      校對:螃蟹、章魚

荒野遊俠-牛樟


【木工師傅.牛樟】~
荒野記者.聲毓採訪報導  2003.10.13


「大家好,我是牛樟,我以身為荒野解說員為榮。」---這是牛樟每場解說前,必說的開場白。

他是一位資深的木工。

假日,本應是讓平日勞動不已的身軀休息一下的;但多年來,每逢假日,他卻騎著機車,趕場解說。一提起生態解說,他的眼眸,立時現出一種明亮的神采,像剛喀過藥似的一種神采。

平日有點老花眼的他,到了大自然堙A他卻像變魔術般,隨手一指,便是一個精彩。

如果你知道,被牛樟服務解說的人之中,多的是開著大轎車的老闆和高知識份子,會感覺有點錯亂,因為畫面呈現的是
---勞動者為資本者做義工,藍領為白領服務,
---經濟弱勢在為經濟強勢者做生態保護!

而平日能住在山坡原野上,享有大自然美好的往往都是經濟強勢者、資本者與白領。面對這個荒謬顛倒,「我只是懷抱著大愛,為大家做一點小事 。」牛樟生澀地引用德雷莎修女的名言。

平日的生活以及工作場域,牛樟慣於操閩南語。樸素無華的口音,一開口,便令人有一種原汁原味的感動。但為了解說服務,牛樟努力地學習國語,勞動者的豪爽性情依舊在,但在工地很容易沾染的一點粗鄙卻完全沒有;比起一些油頭粉臉的老闆、臉白手嫩的高知識份子口中吐出高級的字句,牛樟說的那一種國語,簡直就是一種典雅,不是因為詞彙優美,而是因為帶三分樸拙,句句來自肺腑。

牛樟的右手食指,年輕時因為工作而斷失。當他用右手斷指,翻開一片樹葉,為人解說時,畫面呈現的是
---工殤者在為四肢健全者做服務!


其實牛樟早已不在乎自己的斷指,但五肢健全的我們,若因眼見牛樟的斷指,而在心中升起慚愧心,進而願為生態環境付出努力,那麼牛樟的斷指將不是工殤,而是一種折服人心的無言教化,願手指變成肉屑的哀鳴,化做人人心中大愛誕生前的一絲陣痛,已化成塵土的那隻斷指,在天有知,必然含笑。

木工的習慣是不將隨身的刨刀,借人使用的;但解說時,牛樟卻將望遠鏡、放大鏡,任人使用觀賞,難免有人會不慎失手摔壞,牛樟也不以為意。

可能有人覺得這沒什麼,很多人都在當義工,但差別在於願做義工的人多,願意做到違背自己的原則和習慣的人很少。當牛樟深知做木工使用木料對生態是一種傷害時,他內心一度掙扎到無法繼續賴以維生的木工生涯;但,捨此技能他將無以維生,迫於糊口,多少次的不忍與掙扎,只好轉為勸業主使用合成夾板取代原木施作,以降低對雨林巨木的傷害。到底牛樟因此救了多少雨林巨木呢?這答案是無法確定量化的。

但可以確定的是,這都與他的工錢收入無關。很多人都會因傷害生態而有些淺度掙扎,也卻有些人能捨些身外虛榮;但要捨到威脅自己的生存者,則相對稀少。

牛樟在做,天在看。
請睜大眼睛,看看牛樟,再看看自己-----

當大家斜臥在沙發上,享受聲光影音時;牛樟拖著一身疲累,睜瞪著一雙老花眼,研讀昆蟲圖鑑,以充實假日的一場解說。

當大家穿著一身休閒細緻,開著休旅車,要到大自然休閒娛樂時;牛樟騎著機車,頂著寒風烈日,

到了定點,停好機車,整裝束褲,甩甩身體,甩掉平日辛勞的疲憊,拉拉鬆垮的臉皮,做好微笑的表情,準備接客。一場又一場,陪著客人搖來搖去……不知不覺地,忘掉勞動者的風霜,也忘掉自己已經做阿公了!

牛樟,自己認為所做平凡----但這人人自以為自己不平凡的時代堙A欠缺的就是這種的平凡!

牛樟,凡事都給我來真的----真他媽的是一條漢子!


Go Top

我印像中的牛樟

                   
在荒野還是當初那小小一間辦公室的時候,知道有一位木工師傅常來當義工,我覺得非常棒,也特別找機會認識他。

後來荒野第一次做簡單裝潢,還有在921大地震前做的大規模裝潢,他的手藝也都有了具體的貢獻。

他年紀輕輕,卻已抱孫子了,他的女兒在結婚前,曾到荒野秘書處任職,也透露了牛樟的一些習慣。比如說,他把我在荒野快報上寫的文章,貼得家裡到處都是,隨時閱讀背誦,他說:「這樣才記得起來,要跟朋友介紹荒野才比較講得清楚。」

還有,他每天睡帳棚,在房間裡搭了一個蒙古包,於是:「天天就像在野外露營了!」

後來他參加第五期解說員訓練,結訓後,剛好汐湖聯絡處成立,他與其他五、六位伙伴就到汐湖協助林智謀兄開疆闢土(後來想起來真有緣份,智謀兄從事室內設計及開傢俱工廠,而牛樟是木工,其他幾位到汐湖的解說員是建築師)。

其實最近我還看到一個很大的改變,他在去年十月擔任汐湖定點小組的小組長之後,因為伙伴們溝通聯絡大都已改成E-mail,所以特別有一個伙伴協助他收發訊息,可是今年初,我輾轉聽到他還是想自己學會使用電腦,探詢那裡有二手電腦在賣。春天,知道他有了電子信箱,夏天,也看到他傳來的信件,起初只是二、三個字的回覆,到了秋天,已經可以收到一小段的文字信件了。

荒野為什麼能有這樣的力量來讓社會各個行業的人行動,然後在行動中改變自己?

或許從牛樟靦腆的言談中可以得知一、二吧?


李偉文2003.10.2


Go Top

 大紀元週報的專訪


牛樟與自然的真情邂逅

自然像一把鑰匙,開啟了我封閉的心,

讓我卸下不必要的羞澀和隱藏,釋放出真實的自己。

◎李慧敏

帶著爽朗的笑容,牛樟娓娓述說著他成為「自然解說員」的經過。他的言談充滿感動和喜悅,彷彿只要你有耐心傾聽,他將毫保留地告訴你更多、更多、更多......。

事實上,牛樟原本是個木訥、拙於表達、不喜歡主動同別人打招呼、見到女孩子便會臉紅的人。「真的,我做到了!從很多不可能做到可能!」回想從前,牛樟揚起驚歎,亦不禁訝異那自己的轉變。

轉變,就在懂得關懷自然的那一刻開始發生。牛樟生長於桃園大溪,觸目盡是山水,對野花野草素有認識,但只對它們強筋健體的藥效或野外求生的功能感到興趣。三年前,他讀到徐仁修先生的書,心弦震動,一股對大地的愛被喚醒,便參加了「荒野保護協會」的「自然觀察班」,又一路受訓,升任「自然解說員」,投身成為熱心付出的義工。

「自然像一把鑰匙,開啟了我封閉的心,讓我卸下不必要的羞澀和隱藏,釋放出真實的自己。」在引導民眾觀察環境生態的活動中,牛樟學會分享他的體悟,學會流利解說孕育在自然界的珍貴訊息。他變得積極、親切、勇於表達,他的潛能,也突破極限延展為無限,在一次又一次的付出當中發光發熱。

牛樟進一步比喻「加入『荒野』猶如進入修練的一個法門,但沒有教條規範,是在很愉快的情境下修練達成。」

同時,由於有機會接觸各式各樣的人,牛樟更了解人生,更能包容地面對別人的企圖。例如遇上覬覦藥用植物的人,牛樟宛如看見過去的自己,會用溫和的態度告訴他:「藥草不能單味用,認識不清任意採食反而有害。」勸對方打消貪念,或者會故意說那並非對方想要的植物,倘若對方仍拿出塑膠袋摘起來,也只能無奈地隨他去。

「不要問別人對或錯,要問自己的心,知道自己做的是對是錯就行了。」愈了解人性,牛樟愈能以平常心看待人與人的認知差距,也更醒察到自我反省的必要,經由接近自然、團體互動以及讀書三個捷徑,牛樟得到了自省的智慧。從前,明知有錯,也死不承認;現在,他會虛心接納別人的指正,改掉不好的習氣,並慎防在解說時說錯而誤導他人。

從前,碰見學歷或社會地位比自己高的人,便覺得心虛、自卑,甚至舌頭打結無法順利解說;現在,他領會萬物平等,站在任何人的面前皆能暢所欲言。

從前,他笑看生死有命,並不注重健康,現在,他要照顧好自己的身體,活得久一點,做更多保護生態的事。

牛樟從事室內裝潢。從前,他看見木頭就等於看見收入;現在,他會想到保留那顆樹,比砍下來賣錢有意義。因為他知道一棵樹的存在,對地球、對後代子孫有多重要。

牛樟的心靈寬了、高了、遠了,一切的思考均以愛護環境為出發點。但他的椅賴木頭營生,這樣的思考,不可避免地讓他產生了罪惡感。為此,他在工作上選擇生長速度快、對大地傷害較輕的樹種,並逐漸減少木頭的比例、儘量使用夾板。但業主的需求必須顧慮,理想與現實的衝突,仍在他的心頭烙上掙扎。

至於擔任自然解說員而失去一些承包工程的機會,少賺了很多錢,牛樟倒不以為意。碰到業主不合理殺價,甚至只給部份費用,牛樟亦無所謂-「給也好,不給也好,多做的就算當義工。」牛樟全擺脫了輜銖必較的價值觀。

現在,牛樟最關心的是,如何將自然保育的火苗傳給下一代,如何結合更多有志之士改善現狀,令台灣令世界的空氣和水質回歸清淨。

「人一生從大自然獲得太多,至少該回饋一點給大自然,就算力量微薄也要貢獻出來。」抱著這樣的信念,縱然遭遇挫折,牛樟亦不退縮,反而將挫折化為改進的決心。

「假如沒有空走出野外,也可以做最簡單、最貼近生活的自然觀察,比如觀察家裡或住家附近的小空地、小公園植物生長,記錄下一年四季植物開花結困生生死死的過程,慢慢就會了解植物的繁衍要耗費少多心血,就能從中體悟生命的可貴。」牛樟苦口婆心,只為了在人間點燃希望。

他期待,一盞一盞的希望能凝聚成驅散黑暗火炬,照亮大地的生機。


Go Top

Music:向前走

2003 © 【野榕客棧】 編輯發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