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善意在世間傳播941124

──秋夜書簡系列之11

 

  前些天收到11月份的新觀念雜誌,看到他們選用的文章是我在教師節所寫的感想「大愛遍四方」,嚇了一跳。「新觀念」已發行17年,標舉以「人育美育保育」三個領域內容為主的月刋。這是大地地理雜誌結束出刋後,國內唯一上市且普遍買得到的有生態保育固定專欄的月刋。(另外就只剩下「大自然」季刊了)

  新觀念月刊這些年,固定會刋登我的文章,而且總編輯練美雪伙伴還非常貼心地怕我負担太重,除了偶爾指定希望我就特定題目發揮之外,大部份時候她直接從我幾乎每天都會以電子郵件給伙伴的信中,挑選適合的來刋登。

  其實除了新觀念之外,國內還有一些兒童期刋以及企業或公會內部的刊物,也會挑一些文章固定刋登,最近也有幾個大陸的電子報及雜誌也與我商量,希望定期選用我的文章。

  基於推廣生態保育的理念,不管有稿酬或沒稿酬,我都很感謝這些朋友能協助我們,將伙伴們的努力與呼籲,傳播出去。(若有稿酬,我都累積成善意傳播基金,用來購書送給人)

  很好玩的是,這些年來每個刊物選的文章幾乎都不太一樣,這大概除了編輯的喜好之外,也與刊物屬性及路線有關吧?因此,在這四年堙A平均一個月至少寫的25篇文章堙A大部份是隨筆或較生活化的記錄,但是總會有二、三篇是比較「認真」寫的,這是擔心編輯伙伴挑不到文章可以用的緣故。

  這期新觀念選用「大愛遍四方」令我訝異的原因,是這篇文章是典型的隨筆,很私人的記錄著當天與伙伴的互動,這種隨筆在我而言,通常二十多分鐘就寫完了,比起「認真」寫的文章,必須花一個小時左右查資料與確定數據,再花一個小時左右寫,是差很多的。

  不過,無論大家如何選用或傳閱我的文章,我都非常感謝,正如我在「與荒野同行」書的序中所寫的:「……這些文章是因著許多人的善意才產生的,我也願意將它回歸給社會」。 

 

李偉文2005.11.29

 

 

 



                           
  大愛遍四方──教師節有感(9409之25)──秋夜書簡系列之4

  
9月28日上午八點,教官們一進門就說:「教師節快樂!送禮來了!我們推派紅雲送來大愛手!」
  這群退休教官們是荒野資深的解說員,也是講師中的講師,平日除了支援荒野各種義工訓練之外,就是到處遊山玩水,訪仙修道。
  紅雲教官修習「大愛手」已有一段時間了,這是一種利用宇宙間的能量以及精神力,來幫助人們重新與自然脈動連結的「按摩」。
  紅雲教官覺得我在荒野堜b波,怕我太累,因此特地前來助我二臂之力,幫我調整身體。我趴在墊子上,紅雲就開始「上下其手」,果然薑是老的辣,紅雲手到之處就湧現陣陣暖流,似乎沒多久,我就睡覺了。
  九點鐘,教官們繼續她們原訂行程,往烏來山區爬山。我泡了杯茶,坐在陽台上,看台北盆地,因為她們的提醒而想到教師節,也想起了孔子,這位一輩子如喪家之犬,急急惶惶遊走列國、整天講得口乾舌燥的孔夫子,這麼忙碌一輩子,他真正的理想國卻只是「暮春者,春服既成,冠者五六人,童子六七人,浴乎沂,風乎舞雩,詠而歸。」
  

        原來聖人所要求的世界大同竟是如此的簡單。
  其實荒野的初衷也只是希望大家能在天籟之下起舞,讓我們能在荒野中,探知自然的奧妙,領悟生命的意義;讓孩子可以在自然中培養豐富的想像力與創造力,讓台灣的孩子從小就有機會被台灣的自然生命所感動,培養與台灣環境之間的情感。

  最近有好幾場演講,包括與聖嚴法師在電視上的對談(中視頻道上周日早上8:30播出的主題是談環境保護,據說本周日播的主題是兒童自然教育),都令我不斷在想著,在這個變化迅速的時代中,到底什麼是孩子最該學的?

  在此姑且先不談兒童教育,在教師節中不免想到:「到底所謂教育,它的目地是什麼?」
  孔子說:「四時行焉,萬物育焉,天何言哉?」
  西方哲學的源起,所有學問的源頭,不都只是要解決這三個大問題:「我是誰?我從何而來?我往何處去?」

  荒野人常說:「向大自然學習」,學習什麼?當我們想去擁抱著大樹時,又代表什麼意思?
  很多荒野人相信真理是在風的私語堙A在小溪的潺潺堙A在雨聲的滴嗒堙C它是泥土的感覺,百合的芬芳,陽光的温暖,月光的引力。如同「與神對話」中所說的,假如有個至高無上的創造者存在,那麼代表真理的創造者躲在那堙H書堶掖o麼回答:「我是吹拂你頭髮的風,我是温暖你身體的太陽。我是在你臉上舞蹈的雨水。我是空氣中的花香,我是把香氣發散的花朵。我是那負載花香的空氣。我是你最早的意念之始。我是你最後的意念之終。我是那在你最精采之際迸發的觀念。我是那觀念成真時的光輝。」

  一個人坐在陽台冥想了一陣子後,放下茶杯,起身。
關起房門,走向山下的紅塵人間。
 

                                                                                                                                                           李偉文2005.09.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