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的敵人在那堙H

∼荒野中的沈思系列之九

 

(一)前言

  當我寫下這個題目的時候,有點猶豫,因為荒野一貫以溫和革命來自我期許,向來是採取透過自己的實踐,自己的改變,來達到改變別人的方法,因此,荒野保護協會給社會的感覺通常是溫和的,不批判別人的,更不會與任何人或團體為敵的,那麼,為何在標題就殺氣騰騰地好像到處在找誰是那該被祭奠的羔羊?尤其在選舉時分,大家脾氣都很火爆的時候。

  我年輕時就以唐吉訶德來自我期許,但是隨著年齡漸長,我開始反省當我們自以為很努力,自以為是正義的一方時,會不會只是如同夢幻騎士舉著長矛攻向那虛幻的風車巨人?

 

(二)從興建蘇花高速公路的政策反覆談起

  今天〈317日〉在收音機聽到行政院長參加北宜高速公路雪山隧道貫通典禮上說,政府將接續北宜高速公路後,繼續興建蘇花高速公路,並且將延伸到台東〈亦即接續規劃,花東高速公路〉。

  不只執政的民進黨如此宣佈,聽朋友轉述,在野的國民黨親民黨在總統競選晚會中,在花蓮當地也宣佈會建高速公路。

  記得在前幾個月,執政黨突然宣佈暫緩發包興建蘇花高速公路時,我在某個會議中,以民間保育團體的立場,給予政府肯定與表達支持之意。不過,在會後,相關的政府官員卻面帶憂慮地跟我說:「蘇花公路建不建並沒有定案,現在政府或在野黨都在看當地民意的動向,若調查結果,支持的民眾多就會蓋,所以你們民間團體還要多多與民眾溝通。」

  在這個一切以民意為依歸,以選票為考量的時代,一個從政者曾經有過的理想,有過的專業判斷,是否都已經虛幻如海市蜃樓,不堪任何檢驗?

  我們的敵人在那堙H

  有權力的執政黨?該負責監督的在野黨?

 

  (三)文藝復興靠商人

  剛好今天也看了2004315日出版的天下雜誌,其中有一篇蔣勳寫的「商人應代表開明的象徵」,文中提到「歐洲的開明主義,其實是從商人階級帶起來的。如果從這個角度來看中國的商人階級,或台灣的商人階級,大家都認為他們只是財力的支持者,我覺得不只於此,商人階級必須自我教育,必須真正成為社會媔}明思想的領導者。」

  看到這段文字,我很有感觸,因為從九年前,荒野保護協會尚在籌備,定位自己的方向與塑造自己的文化時,我們就觀察到,社會真正有效的改革與進步,往往是從中產階級的覺醒與行動來帶動的,只有中產階級肯為更廣大的勞工及弱勢族群發言,社會的正義才得以伸張與落實,對於環境保護,生態保育運動而言,中產階級更是關鍵性的力量。

  所謂中產階級,講刻薄一點,就是有錢或有閒或讀過一點書的人了吧?

  老實說,我對激進改革者,對於那些願意綁在大樹上抗爭的環保人士,非常地感佩,對於那些在抗議活動中,往往直的進去,被架著抬著出來的老前輩,我也非常尊敬,對於能夠長期在窮鄉僻壤或為最貧困的族群奔波的朋友,我也致上最高的敬意。這些拋頭顱撒熱血的奉獻者,可以算是社會光譜的一個端點,他們指引出理想與努力的目標,但是在生物位階中的確也需要有人扮演不同的角色。透過溫和改革者可以與環保的反對者〈通常是既得利益者與靠過度消耗自然資源為生的人〉取得對話的可能;同時,讓社會大多數不關心的人,有機會變成同情環境運動的人;然後讓同情者變成支持者;讓支持者變成行動者。只有等到支持者與行動者人數到達關鍵性的數目,社會的進步與觀念的改變,才有可能真正的發生與落實。

  荒野保護協會從成立之初,就是希望扮演社會隱性與正面善意力量的激發與滙聚者

 

  〈四〉我們的敵人在那堙H

  我常常和荒野伙伴們彼此提醒,從事環境運動或生態保育是會令人非常挫折的,因為我們會看到太多不公不義的事情在發生,但是我們絕對不能灰心,不能生氣。我們知道,唯有樂觀,唯有彼此不斷地鼓勵,在生態保育這條漫漫長路中,我們才會有力量一直走下去。

  當我們看到張牙舞爪的土豪惡霸,或是頇豫無能懦弱怕事的政府官員,或是滿口仁義道德卻滿肚子利益薰心的所謂專業人士,很容易就會以為他們就是敵人,是那巨大必須打倒的風車。

  指責別人是容易的,當個環保聖戰士頭上頂著光圈也是容易的,但是風車是真正的敵人嗎?

  在經過整整十年,每天至少都固定花幾個小時當義工之後,我深深體會到,環境運動的真正敵人是我們自己,是我們內心的貪婪,為了物質享受捨不得改變生活方式;是我們的懶惰,只想抄捷徑搶短線,找最容易的路走;是我們偏狹的心,無法彎下腰傾聽大地的心,傾聽別人的心,不願更寬容更柔軟地看待所有不同的意見。

  我常常以佛洛姆在「人類新希望」一書中的一段話來警惕自己:「我們不是變得更強就是更弱,不是更聰明就是更愚蠢,不是更勇敢就是更懦弱。每一秒鐘都是做決定的時刻……每一個愛的行為,認知的行為和同情的行為,都是一種復活。每一個懶惰,貪婪和自私的行為,都是死亡。每一刻生存的時間都將復活與死亡置於我們面前,要我們選擇,而我們每一刻都給了答案。這個答案並不在於我們說的和想的是什麼,而在於我們怎麼生活,怎麼行為,怎麼行動。」

 

李偉文2004/3/1